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23

    。

    少年的眼角因剧痛而渗出生理性的泪水,这让他不能理解的情绪在他的胸腔里宛若一团棉花,他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阵地发胀,连眼前的视野都模糊了起来。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而包围过来的魔兽终于找到了这人类少年的破绽,它们踏过地上同伴们的尸体,狰狞着还在流口水的表情,不断向已经无法再抬起右手的少年发起进攻。

    “你们把我当什么了——”比起恐惧死亡,最先占领阿贾克斯意识的是他的怒火,他不愿意葬送在一个如此荒凉又无人知晓的地方。

    染血的匕首被他从右手抛到了左手,就算是不习惯使用的胳膊,他也相信自己可以杀出一条血路。

    只要到达那条裂缝的尽头就好了,他能从那里看到虚无且缥缈的现世,提瓦特大陆鲜艳的色彩在虚无间扭曲着轮廓,许久未见的阳光透过缝隙向深渊洒落光明,他恍惚间听到自己姐姐的呼声:

    “阿贾克斯,你在这里吗?!”

    这里绝对是深渊的出口。

    “你们拦不住我。”到这,少年的尖牙狠狠咬破了唇瓣,一滴血珠从他本就溢出血丝的嘴角滚落,这种疼痛对浑身是伤的他早已麻木。

    但也是在他如此下定决心的那一刻,一团白芒在他面前缓缓降临,独属于水元素的力量泛开淡蓝色的微光,随着扑面而来的风浪,他的觉悟终于被神明所注视。

    “这可真是如虎添翼……”他嗤笑。

    阿贾克斯用还未受到太多伤害的左手挥动刀刃,从未有过的力量化作激烈的水流包裹他的小臂,尽管使用起来并不习惯,但这是他现在唯一可以做到抵抗的方式。

    也或许是神明为他带来的生路。

    永远都不会畏惧死亡的少年硬生生在魔物群中杀出了一条血路,他能感受到出口的方向离他越来越近,甚至嗅到了那股来自于提瓦特的微风,夹杂着淡淡的甜甜花气息,与这里的血腥味截然不同。

    他在混乱中冲出重围,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向着缝隙飞奔,渐渐地,他感受到了冰天雪地的寒冷,那是他在坠落深渊前最后所待的地方。

    可当阿贾克斯伸出手想要去触碰那束光的瞬间,一道黑影倏然从天而降,阻挡了他的去路。

    巨型的魔物总会在最后登场。

    它的小家伙们会将猎物折磨得体无完肤,又故意放他离开,而当那可怜的人类以为自己终于可以逃出生天时,那么它就会作为破碎他希望的“绝望”而降临,将这本就该属于它的猎物一口吞下。

    很难承认的是,阿贾克斯确实在这一刻感受到了恐惧,尽管短短一瞬。

    他碧蓝色的眼眸倒映着魔物猩红的瞳孔,唇瓣也因为混乱的呼吸而大张着,他在努力调整自己的节奏,可伴随着涌入鼻息的独属于魔物的血腥味,他根本冷静不下来。

    一滴冷汗从他额角滑落,融入了他脸颊上沾染的血渍,最后滚成了一滴淡红色的水珠。

    “啊……我要死了。”最后在魔物向他逼近的阴影下,他扯开嘴角,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属于少年的故事本该在这里就结束的,深渊本就不是人类可以生存的地方,能像他一样战斗如此之久的更是少数。

    只不过在阿贾克斯闭眼准备接受这畅快的死亡时,一道光炮携着足以撕裂一切的狂风,瞬间隔着他的眼皮点亮了他眼前所有的色彩。

    “……!”他在惊慌中睁眼,只见眼前那庞大的魔物身上倏然出现了一口圆形大洞,那被轰炸到只剩下碎肉的边缘处,能看到魔物被烧焦的血肉与部分骨骼。

    随着一阵风浪吹过,这刚才还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家伙怒目圆睁着轰然倒地,只掀起一片尘埃萧瑟。

    哒,哒。

    他在黑暗中听到了谁的脚步声,他的鞋底碾压过地面,随着他优雅的步伐,长靴上的金属卡扣互相碰撞发出叮当清响,亦折射着缝隙外提瓦特的阳光。

    那是个栗发棕眼的少年,生着一头有些凌乱的微卷短发,虽说他的模样在深渊之中完全可以算是个新面孔,但那副淡漠到几乎不近人情的表情,总会让阿贾克斯无端地联想到另一位少女。

    你也是这样的类型,实力强大,会突如其来地发发善心,拯救像他一样需要帮助的人类,但在你的眼底,和这个突兀出现的少年一样,永远只能看到疏离与冷漠。

    面对阿贾克斯惊讶的表情,眼前的少年不说话,只是突兀地捉过他的手,将温暖的魔力注入他的体内。

    那些皮开肉绽的地方居然在对方的操纵下开始绽放新生的肉芽,随着一股让他都觉得难以忍受的痒意,本该连骨头都暴露在外的伤口开始愈合,不出须臾便恢复成了原先的样子,甚至连肤色都没变过,仿佛从未受过伤。

    说实话,你猜到阿贾克斯可能已经联想到了女体的你,毕竟比起惊叹自己的伤口能快速愈合,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落在你的脸上,仿佛要将你的灵魂都看穿一般,一刻不停地审视着你。

    “好了。”直到你松开他的手腕,又将那个接受完治疗的家伙推到了一个对你而言算是安全的距离。

    你一度认为与人类有太多的羁绊会对你不利,他们会成为你旅途中的拖油瓶不说,还可能让你因此产生不该有的情绪。

    像你这样连亲情都觉得麻木与无感的人,无法想象在拥有了友情和爱情后,你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大抵会更加脆弱吧,毕竟过多的羁绊只会成为影响自己思考的阻碍。

    想到这里,你抬眸,去和那个试图与你搭话的少年对视,“从缝隙出去,你就能离开深渊了。”

    他张了张嘴,在听到你明显属于男性的声音后怔愣了两秒,似乎此刻已经确信了你不是他所认识的米歇尔。

    但你们近乎相同的能力还是让他忍不住想要开口问上一句,“你和米歇尔是什么关系?”

    距离上次与阿贾克斯见面,已经过了几个月之久,你一度以为像他这样只晓得战斗的疯小子,不需几天就能将你彻底遗忘。

    可谁知道他不仅没有,还天天挂念着你这在深渊中给予过他陪伴的人,以至于现在看到男体的你,他也能立刻叫出“米歇尔”的名字。

    在对方堪称于灼热的注目下,你先是后悔自己干嘛要给他治疗得这么好,然后又开始头脑风暴,想要找一个足够能让这家伙信服的理由。

    但你还未能将自己说服,忽然一股力量压着你的胳膊将你按倒了下去!

    后背重重敲击地面传来一阵钝痛,你正想咒骂对方的无礼,却听到他语气颤抖的那一句,“小心!”

    而在阿贾克斯话音落下的那一刻,熟悉的力量自缝隙的上方疯狂涌入,如要将深渊都吞噬一般,整个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