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96

    的子民。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距离你与达达利亚约定的邀约已经过去了整整五个小时。

    这期间你就站在悬崖上,无言地望着那些看上去无比幸福的璃月人民在街道上来回穿梭,然后灯火一盏接一盏地缓缓熄灭,他们要迎接夜晚的到来。

    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傻乎乎地站在寒风里等他那么久,只是想到这家伙虽然偶尔会迟到但从未失约时,你便又定下心神,决定继续等待。

    “米歇尔。”熟悉的呼声忽然自你身后响起,打断了你逐渐飘远的思绪。

    山林间起了阵强风,你在悬崖边沉默回头,视野被凌乱飞舞的刘海所遮挡,但依然能看清那个站在月色下,任狂风掀起他衣摆却从未有过半分迟疑的青年。

    “等很久了吗?”他抬手朝你挥挥,又像是怕你不知道来人是他一般,扬起嘴角同你笑得明媚。

    “时间是你定的,结果自己迟到了五个小时还多,现在姗姗来迟还一副嘚瑟的样子,是打算等下战斗的时候不还手,好让我解气吗?”你偏头,挑着眉毛向他挑衅。

    小少年站在达达利亚的面前,个子不算太高,甚至说话时还得稍微抬头才能与他对视,但你身上的气势倒是从未输过他一分。

    “要是能让米歇尔消气,站着让你打一分钟也不是不行。”似乎是觉得你可爱,他伸手揉了揉你的脑袋,没有半点认错的意思。

    “就一分钟?”你咂舌。

    “嗯……毕竟对手可是你啊,站着给你打一分钟,能活下来都很了不起了吧?”他嘿嘿笑了笑,那只按在你发间的手更加肆无忌惮地抓揉了起来。

    被人触碰的感觉本就不好,再加上对方还是这个做什么事都冲劲十足的达达利亚。

    “啧,放开。”你不悦,用手背拍开了男人的手腕,力道不算太大,但因为正好打在他的手筋上,叫那家伙“嘶”的低呼一声,顿时放开了你。

    但比起捂着伤口痛到大叫,这因对战斗太过于热爱,以至于对痛觉都没什么感官的男人只是随意地转了转手腕,而后他勾起嘴角,用那种略带古怪的笑容望着你道,“你生气了吗?”

    “什么。”你皱眉,甚至用的不是疑问句,因为你没懂他忽然说这话的意思。

    见你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于是他又自顾自地继续说:“我在璃月港遇到了旅行者。”

    你垂眸,回忆起了那个少女干净的容颜。

    “她是个非常可爱又善良的女孩子,灵魂也如同她的无锋剑一样,虽无锋芒但始终坚韧,足以抵挡任何常人所不能企及的苦难与责任。”

    你不知道达达利亚为何忽然要同你说这些,只是在听到某些关键词时,你沉声,似乎想到了什么。

    “因为那个孩子太有趣了,所以我忍不住在她身边多停留了一会儿,顺便逛了逛璃月,讨论了些趣事儿,”男人说到这里,忽然诡异地一顿,然后他低头看你。

    见你神情严肃,他好像终于找到了点乐子,便继续愉悦道,“我的伙伴,你应该不会吃醋吧?我只是在执行愚人众的公务罢了。”

    “吃醋?”第一次听到这种词汇也能被安在你的身上,你诧异地抬起了脑袋,“我赞同你夸奖旅行者的言论,她的灵魂确实给了我这样的感觉,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要吃醋?

    完全不能理解的情绪让你皱起了眉头,甚至用那种希望快点得到解答的眼神直勾勾地望着达达利亚。

    你是真的不明白。

    “怎么没关系?”他偏头,眨了眨眼睛,难得看上去有些错愕,“你想,我和你约了傍晚打架,但是却为了其他……”

    “……?”

    话音到此为止,达达利亚忽然不说话了。

    他就那样怔愣在原地,望着你毫无波澜的眸子,像是猛然想明白了什么。

    然后在你不解的注目下,他叹了口气,扯开了个无奈的笑来,“我忽然没兴致解释了,毕竟跟你说再多,你也理解不了。”

    “为什么?”

    对方只说一半的答案让你有些抓心挠肝,但转念一想,你似乎也没那么关心他的日常生活。

    他和谁在一起,心里又惦记着谁,这对你而言都无关痛痒,你只需要他在约定的日子里准时来到这里,和他进行战斗就好了。

    最后你抬头,收敛起了眼底才有的波澜,“那你还打不打了?”

    虽然得到的答案是他的意料之中,但青年依然因失落而微微收缩了瞳孔,但那份情绪仅仅转瞬即逝。

    然后他退了两步,眼底重新染上了振奋的战意,仿佛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你的错觉。

    “当然要打了,”掌间的弓箭化为了足以切割一切的锋利水刃,水光倒映着月色,也恍惚了你的视野,“我答应米歇尔的事情,向来是说到做到的。”

    第67章 璃月(8)

    山林之间狂风猎猎,枯叶纷飞扰乱了你的视野。

    朦胧中一点寒光闪烁,你本能侧头去躲,而当你发现那不过是几片被风吹飞的落叶时,那人的身影已经闪现至你身后。

    寒风呼啸,你只听得耳边一声嗤响,冰冷的水流在月色下铺洒开耀眼水幕,待你回过神时,脸颊上已然破开一道豁口,淡淡血腥味从中溢出,叫你错愕了神情。

    那人招式干净利落,在得手后几乎不加犹豫便闪身落地,与你拉开一个绝对安全的距离。

    然后他回头,同你嗤笑,“哈,米歇尔,不过时隔一年之多,现在该说是我进步太快,还是你实力退步了呢?”

    你咬牙,从喉间挤出一声不悦的“啧”,然后扯过了胸前被你遗忘许久的十字架吊坠。

    看到这枚熟悉的“老朋友”,达达利亚瞪了瞪眼睛,他清晰地记得在那场好不容易才向你求来的战斗中,他拼尽全力打掉了你的十字架,但依然被你的神圣力轰了个灰头土脸。

    因为那东西根本就不是你的武器,只是你耍帅用的道具。

    以至于你再次掏出这枚十字架时,明显有点ptsd的达达利亚牵起嘴角尬笑了两声,“喂喂,现在可是好不容易能够酣畅淋漓打一场的时候,你可不要闹着玩啊!”

    毕竟你拿出十字架的行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对他实力弱小的一种挑衅。

    你不理他,兀自沉下了眸色,在见到你凛冽眼神的那一刻,他猛然一怔,那种潜意识里被你的实力所征服的恐惧,让他不由自主地将水刃切为了弓箭,好以一个最安全的距离抵挡你的攻击。

    狂风肆意凌乱你的发丝,少年琥珀色的眸子因使用魔力而闪烁寒芒。

    神圣力就三大特点,范围广,攻击强,冷却短,简称“不讲道理”。

    第一发光炮是朝着达达利亚的面门来的,攻击速度虽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