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91

    道道流星般的辉光。

    白发的女人指尖爆发强烈元素力,你翻身坐上高墙的那一刻,正看到天空中有什么巨物被圣光簇拥着降落,带着足以席卷并撕碎一切的狂风。

    你的栗发在风中被凌乱了刘海,但你屈起单腿坐在高墙上的姿势依然优雅,除了手中还提着块烧饼。

    人们的视线聚焦在天空之时,你也悠悠咬了一口烧饼,酥脆的口感在你舌尖迸发时,你没忍缩了缩瞳孔,要因为这稀奇的景象而感叹一句:

    “那就是璃月的神明吗……”

    轰隆!!

    仪式现场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惊得你指尖那半块烧饼差点掉在了地上。

    随着那张供桌在风声中被砸成碎片,你也与某位千岩军对上了视线。

    “墙上有人,那个家伙是谁!?”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向你看来,但不及你汗流浃背,又有人开始大声尖叫——

    “怎么回事……?!”

    “岩神死了??”

    “帝君遇害!!封锁全场!”

    这波闹大了。

    第63章 璃月(4)

    玉京台上浓烟滚滚,破碎的木梁飞溅得满地都是,一条长龙以扭曲的姿态卧倒在废墟之间,看上去已经没了气息。

    “怎么回事……”

    人们在窃窃私语,有些人甚至瘫坐在地,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就连那位明显要比常人冷静许多的七星之一都面露惊愕——

    “封锁全场,谁都不准离开!”

    帝君遇刺的消息一出,整个玉京台混乱一片。

    远远望去,璃月港下无数千岩军正向此处汇聚而来,一副要将这儿所有人员都仔细审查一番的势头。

    而部分已经在场的,则举着长/枪气势汹汹地向你冲来,口中还嚷嚷着,“坐在墙上的那个,赶紧给我下来!”

    眼看着周围的千岩军越聚越多,就连那些普通璃月百姓的目光都汇聚过来,深知要成为焦点人物的你没忍暗骂了一句:

    “要命……”

    在他们将你彻底包围之前,你向后翻身下墙,毫不犹豫的,且双脚沾了地就跑,只给那群人看到了你圣职装尾摆的那抹漆黑残影。

    你有绝对不能在这里被抓住的理由,当然,你也完全没想过要大动干戈地去对付他们。

    毕竟你刚到须弥那会儿确实够跳,虽然没得到什么惩罚,但光是草神那让你时不时头痛的精神干扰,也确实折磨得你够呛。

    “那个可疑人员翻墙跑了,我们包抄过去!”

    千岩军就在你的身后一路追逐,对璃月道路万分熟悉的他们几乎没用两秒就找出了捉住你的最快捷径。

    你头一次觉得自己像只仓皇逃窜的过街老鼠,只凭着双腿的本能一路狂奔,连路都记不清楚。

    你踏过种满了莲藕的石桥与池塘,又为了图方便直接从广场处的高墙一跃而下。

    只不过在你的视野终于变得宽阔的那一刻,另一支千岩军的队伍忽然从你脚下的广场侧廊追了出来。

    搞什么啊,这群家伙……!

    你瞳孔一缩,赶紧反手扒拉住了身后高墙上的石砖,将自己艰难地固定在了半空中,但在你以为这动静足以吸引来那些千岩军的注意时,他们却头也不抬地从你身下经过了。

    难道还有一个和你一样的倒霉蛋在被千岩军追着屁股碾?

    “那我可真要谢谢这个……”

    你那虚空感谢的话语还未说完,一块碎石忽然从你头顶滚落,它不偏不倚砸在你的鼻梁,疼的你龇牙咧嘴,与此同时——

    “找到他了!!他在城墙上!”

    另一人的高呼突然响起,伴随着大批混乱的脚步声,黑压压的人影自平台上方聚集过来,将你堵死在高墙的边缘。

    很显然,这群家伙才是真正追逐你的那一批人。

    见形势已定,你咬了咬牙,自唇间挤出了一声不悦的“啧”,旋即你当着他们的面松开了紧握石砖的手,放任自己从十几米的高墙上坠落。

    风声在你耳边疯狂尖啸,千岩军的惊呼此起彼伏:

    “他没有风之翼怎么也敢跳?!这种高度绝对会摔死的!”

    “底下还有没有其他千岩军,帮忙接一下啊!”

    混乱中你望着高台上他们逐渐模糊的面庞,但比起惊惶失措,你却倏然咧开嘴角绽放狂喜的笑意,“想要抓到我,除非璃月历史能比我的命还长!”

    即将着地的那一瞬间,你在空中翻身以双手支撑,避免自己的大脑直接接触地面造成死亡,但这样的做法也让你的两手粉碎性骨折,此刻只能以无比扭曲的姿态悬挂在你那摇摇欲坠的胳膊之下。

    你这疯子一般的做法固然恐怖,以至于那群刚才还叫嚷着要赶紧抓住你的千岩军都怔愣在原地,一时不知要不要继续靠近。

    但也是在他们失神的那一分钟里,超强的自我再生能力恢复了你本该变成碎片的手骨,然后犹如刺破泥泞的荆棘一般,你的胳膊正以一种极度扭曲的姿态变形生长,最后当着那些人的面变回了原样。

    这家伙绝对不是人类。

    任何人在看到你自我再生的画面时都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所以也理所当然地因为恐惧你的存在而犹豫着没有上前。

    适合逃跑的时机到来,你转身就踏着脚下连绵的台阶一路飞奔,临走前还不忘回头朝他们挥挥手,恶劣地笑,“拜拜咯!”

    ……

    大抵是因为璃月地势复杂,城内台阶高墙众多,有些地方明明坐标不变,但换了个高度你就完全不认识了,此刻只能依靠直觉沿着那些台阶没命地跑,期待尽头处至少能是个你之前见过的地方。

    身后再次传来了脚步声,你回头去看,便见那群烦人的千岩军依然孜孜不倦地追逐着你,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根本不足以挫败他们的韧性。

    看到那一张张执着且不畏的脸,你心里莫名升起股不悦。

    在你的世界中,人们多数都是些“知难而退”的家伙。觉得恐惧了,亦或是面对自认为打不过的敌人时,他们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会选择退缩。

    而剩下的百分之一……则会努力克服这样的情绪,并爆发出自身的极限去试图对抗,但因为与他们为伍的人数实在太少,最后也会死在魔物们的脚下。

    以至于此刻,你见到这群明明人数如此之多,却一个逃兵都没有出现的军队时,那种对你而言本该正确的三观忽然被现实全部踏碎重组的感觉,让你的心情简直暴怒到极点。

    这种感觉来的非常古怪。

    他们为何会如此拼命,又为何如此坚韧?明明在刚才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吧,明明也产生过犹豫的吧?

    为什么还能一次又一次地追逐上来,这到底是什么你不能理解的人类品性啊??

    到这,少年的脚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