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88

    句“你刚才把我打得挺疼”。

    少年对你的询问不予搭理,他眉头锁起,牙关咬死,那枚比常人锋利太多的獠牙紧紧抵着唇瓣,几乎沁出血来。

    但似乎是痛得紧了,他便再耐不住那股几乎要了他命的疼痛,从喉间溢出了破碎的低吼。

    “哈啊……哈……”

    对方的喘息让你捕捉到了他体内正在发生的变化。

    那些刚才还作为你们对手的邪祟,不知为何从少年的脚下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但比起加强,它们更像是要吞噬掉他的黑暗,在他的周身奔涌缭绕,似乎只要在少年意识消失的那一刻,就能将他彻底拉入深渊。

    你虽不知这些雾气到底从何而来又身为何物,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它们是污秽,是不断浸染他的灵魂与意识的源头。

    你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类型,况且这一波,还是专业对口。

    “你别……你别怕。”你甚至体贴地将“别动”换为了“别怕”,就是担心这明显不喜欢亲近别人的家伙会在你靠近的那一刻突然逃跑。

    不过显然你有些多虑了,现在的他连保持清醒都很艰难,更别说从你的面前逃跑。

    但在你抓住他的手腕之前,大抵是那股不想伤害他人的本能作祟,你能很明显地感受到他的抗拒,只不过现在的他力气太小,而你又太过蛮横,他挣脱不了。

    你的指尖绽开莹润的光辉,如一团团夏夜中飞舞的萤火,将少年的身躯轻柔包裹。

    可以轻松撕碎一切邪祟的神圣力,偶尔也能像此刻一样,被你转化成足以净化污秽的魔力。

    它们如同阳光下潺潺的溪流,也像是山林间带着落叶的微风,温柔地流淌在对方的体内,将那些混浊的气息彻底驱赶。

    很明显感受到了侵扰自己的邪祟正在消失,少年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错愕。

    他抬眸,疲惫地看向面前的你,只不过在将你的容颜刻印入脑海之前,难以抵御的眩晕,以及他从未有过的古怪感觉如海浪汹涌而来,让他眸中的光点也彻底黯淡了下去。

    扑通。

    刚才还如野兽般抗拒着你的少年忽然两眼一翻,就这么直勾勾地倒在了你的脚边。

    你先是因惊吓而眨了眨眼睛,旋即下意识地去探他的鼻息,还以为是自己的净化之力用得太过火,把对方给整死了。

    直到感受到铺洒在你指节上均匀湿热的呼吸,你才默默松了口气,嘴角扬起了淡然的笑容。

    你再次揽住他的肩颈与双腿,将他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一定很辛苦吧,难得的休息时光,就好好睡一觉吧。”

    第61章 璃月(2)

    林间晚风微凉,簌簌扑打在少年染了血迹的面庞,拂动了他轻颤的羽睫,粘成缕的发丝从他鬓角垂落,在微风中氤氲开淡淡的血雾。

    似乎是因为觉得有些寒冷,他下意识地瑟缩了肩膀,有什么柔软的布料随着他细微的动静而落下,它的尾端摩挲着少年的耳垂,带来阵酥酥麻麻的痒意。

    “意识还清醒吗?”他听到有人在对他说话,温热的吐息自上而下扑打在他交叠在腹间的手背,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他感到疲惫,无论如何都睁不开双眼,更甚是……

    现在这股将他紧紧包裹起来的安心感,让他的本能在贪婪与欲念之间不断膨胀,他不愿意睁开眼睛。

    好像当光线刺入瞳孔的那一刻,这对他来说可能只是一场梦的幻境便会即刻消散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山林间的风从未停过,叶片飒飒作响,困意也愈加强烈。

    少年的意识消散之前,听到的是耳边的你在无奈叹息,“累了就睡吧,在你醒来之前,我会一直在。”

    >>>

    山间某处洞穴。

    魈从梦魇中惊醒的时候,他看到的是脚边燃烧着的篝火。

    棉麻的刺痛从他的肌肤蔓延至四肢百骸,但他分不清楚这到底是来自于身体的伤口还是那些业障的侵蚀。

    火光中的木材噼啪爆燃,火星飞溅发出清响,偶有几颗会落到他的脚边,如天边坠落的星陨,挣扎着发光了几下便彻底黯淡了色彩。

    “呃……”他支起一条腿坐在地上,揉了揉疼痛不已的脑袋,此刻意识才终于清明。

    魈回想起昨夜的战斗,当他与邪祟厮杀到几近被污染而失控的时候,天衡山脚下居然又凝聚起了更多的污秽。

    迫在眉睫的危险让他不得不咬牙忍受下业障的侵蚀,马不停蹄地赶去了现场,即使思绪混沌,视野模糊,也一定要竭尽全力将其消灭。

    不过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他也记不太清楚了,只晓得自己力量耗尽,业障的猩红戾气完全覆盖了他眼前所能见到的一切景色,然后他只觉大脑一空,彻底没了意识。

    “不对……”想到这,他瞳孔微缩,连呼吸都顿了顿。

    眼前的篝火仍在生生不息地燃烧,但魈清楚地记得,这是由他亲手燃起的火焰,就为了让自己能在这无边的黑暗与孤寂之中,稍微感受到一些“人”的气息。

    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此刻火堆中的木柴仍然充足,毫无燃烧许久的时间痕迹,让之前的一切都看上去宛若一场他才惊醒的噩梦。

    可他身上的血迹与污秽绝非作假,总不能是他连睡觉都会梦游驱邪?

    “什么不对?”魈正头脑风暴间,另一少年的声音从洞穴的入口处悠悠传来。

    他听到某人清脆的脚步声,那种对陌生人的警惕让魈下意识地蹙眉做出了蓄势待发的攻击姿态,但当他习惯性地伸手去触碰那柄与自己形影不离的和璞鸢时,他的指尖只抓到了一片冰凉的空气。

    下一秒,抱着一堆柴火的你已然从洞口的拐角处出现,也意外地发现那你看来或许还需要睡上一会儿的少年已然清醒。

    只不过此刻的他如同一只不安的小兽,整个人在面对你时都展现出一副高度戒备的姿态。

    你几乎能脑补出他唇瓣下隐藏着的那几颗紧紧呲着的獠牙。

    “在找你的武器吗?”看到对方因不安而握拳的手,你向他努了努嘴,示意他回头看,“我帮你捡回来了,搁在你身后。”

    魈闻言沉默,但见你身上并没有攻击意图,便谨慎回头看了一眼,果然,他的和璞鸢被好好地放置在墙边,连上头的血水都被你擦去了。

    “你要是想走,我建议你晚一点。”还未反应更多,你的声音忽然在他身旁响起,吓得这刚清醒没多久的少年怔愣了一下。

    他居然完全没有听到你的脚步声,甚至连气息都没察觉到。

    不过也确实在你靠近他的那一刻,他嗅到了你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不,与其说是香味,倒更不如说是从刚才的睡梦中开始,就似乎一直萦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