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79

    对方哭得愈加放肆了。

    你:“……”

    那之后你身边一个接一个的学者都上台进行了属于自己的演讲,从试剂反应无比复杂的炼金术,到地脉花的分布与扩散,还有那些你根本无法理解的占星术与语言学,每个人的研究都非常出彩,也获得了不少导师的好评。

    但有些意外的是,那位看上去最应该发表些什么言论的大贤者却始终坐在讲台前,合着双目,一言不发。

    他甚至全程都一脸无趣的样子,好像那些由学者们精心准备的学术研究,不过是一场浪费他时间的蹩脚表演。

    负责维护风纪的银发少年就抱臂站在一边,他冰冷的视线扫视着台下的众人,将这场本就令人觉得痛苦的研究大会送入了几乎冰封的境地。

    “下一位新学员,是来自于素论派的学者,米歇尔。”

    在听到前方传来自己名字的那一刻,你从座位上站起身,理了理衣摆上褶皱的部分,然后踏着同以往一样桀骜自信的大步迈上了讲台。

    当看到你那一如往常的嚣张笑靥时,这个始终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大贤者终于睁开了眼睛,不过他是在怒视着你。

    毕竟就在不久前,你站在同样的地方,而阿扎尔也坐在同样的位置,他被你用只针对于他一个人的幻术给狠狠摆了一道。

    并且在那之后,“大贤者阿扎尔因中幻术而满地乱爬”的恶劣传闻像汹涌的海水般,很快就传遍了教令院的每一个角落,让他狠狠丢了一次脸。

    所以他现在毫不遮掩地向你表达了他的愤怒与厌恶,似乎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行为。

    只不过是“大贤者”的身份与应有的肚量让他没办法公报私仇,去禁止你参加这场学术比赛。

    但阿扎尔也无法想象,如果你真的获得了第一,他以后要如何与你在同一场研究上和谐共处……

    少年自上台之后就全程盯着阿扎尔诡异地微笑着,而这般沉默无疑让在场的众人都想起了之前大贤者所闹的笑话,只不过他们连小声议论都不敢,只能尴尬地盯着你的侧颜。

    “欸……这个男孩子也叫米歇尔吗?”和提纳里一起来到现场的少女在见到你时,她的眼底亮起了有些惊讶的光点。

    她到现在还记得那日在溪流边看到的少年,就同现在台上的你生得几乎一模一样。

    那种让她心脏砰砰乱跳的感觉如一颗掩埋在她心底即将萌发的种子,让柯莱每每想起你的侧颜时都会兀自心动许久。

    可惜的是……

    “啊……教令院确实有两个米歇尔,这个男性的米歇尔比较出名,应该是的……”提纳里抽了抽嘴角。

    你那特殊的体质让这见多了世面的家伙在面对这种问题时,也只能找出一个蹩脚的理由。

    “好神奇啊,我们家的米歇尔在气质上感觉也和台上的这位很像呢!”柯莱到底是青春期的少女,在看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时便难掩眼底的好奇与兴奋。

    见提纳里抿着嘴角犹豫着要不要说话,她又红着脸颊小声地追问道,“我们的米歇尔也参加了这次学术研究大会不是吗?她有向提纳里老师透露自己准备的项目吗?”

    虽然柯莱真的挺喜欢现在台上这位让自己一见钟情的少年,但她更希望和她是朋友的你能够赢下比赛。

    “嗯……可惜,对于这件事我也一无所知,米歇尔什么都没有告诉我呢,但她让我尽请期待。”

    在提纳里话音落下的同时,你收回了揶揄大贤者的目光,然后向前迈了两步,如同一位即将发表自己演讲的传教士,向在场的众人深深鞠了一躬。

    聚光灯打亮了你满头栗色的碎发,那双琥珀金的眼睛如黑暗中狩猎的野兽般闪烁着狠戾却也势在必得的凶光,你向他们灿烂地笑着——

    “接下来各位将要看到的,将会是本世纪最为伟大的学术研究,可别眨眼了。”

    第55章 须弥(32)

    排在你之前的学术研究,除却那些早已被前辈们挖掘出来的重复作品,多数都拥有各自的特点或是值得被记载下来的闪光点。

    譬如你们素论派的某位学者,他依靠炼金术研发出来的试剂药品,在服下后居然能够使用相应的元素力,虽然维持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两秒钟,但这无疑让在场的众人都兴奋不已。

    生论派的学者则利用了这两个月的时间研发出了新品种的植物,那些陷入狂暴的蕈兽只需浅嗅一秒,就可以立刻平复下情绪,变得乖顺无比。

    “有点像猫薄荷。”坐在台下的柯莱新奇地眨了眨眼睛。

    来自于不同派系的学者们毫无保留地向台下众人展现出了自己的学术研究,其中以明伦派的某位占星术士为最。

    她所发明的透明水球依靠着元素力的驱动,能够实现二十四小时不停歇地运转,还可以透过水球表层观测天象,占卜命运。

    从大贤者阿扎尔也露出的赞赏表情来看,这位少女有极大概率成为这次研究会的第一名。

    “真是让人担忧啊……”提纳里皱起眉头,指节因焦虑而敲打着座椅的扶手。

    因为比起那些各有千秋的参赛选手,此刻就站在台上的你手中空无一物,甚至在他的记忆中,他几乎都挖掘不出来你有静下心来好好研究学术的画面。

    这两个月里除了那场由他带你出发的无意义旅行,你多数时候都是躺在床上摆烂的。

    “所以说,你两手空空地站在演讲台上,是打算做些什么呢?”在见到你嘴角依然狂妄的笑容时,大贤者鄙夷地挑起了眉毛。

    他话音落下时,有几个导师意会地走上前来,用眼神示意你抬起双手展开手臂,他们要检查你身上是否携带有对学术大会不利的道具。

    毕竟在这样隆重的一个场合,作为参赛选手,你的一切行径都太可疑了。

    “大贤者大人,他真的什么都没带。”但可惜的是,那群导师想要邀功似的在你身上摸索了半天,愣是没找到任何可疑的物品。

    闻言,大贤者摆手示意那几人坐下,又转而对你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来,似是揶揄讽刺,“如果你只是单纯地想告诉我们……你什么都没有做的话,我建议你不要在如此多人的面前选择丢脸,毕竟在教令院的好名声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他的意思是,如果你依靠之前实训那一战成为了教令院里人尽皆知的“战神”,那么今天你在学术大会上的糗态将会是你在教令院一生的污点。

    “我有准备参赛作品。”你无视了对方咄咄逼人的态度,灿烂地回之以微笑。

    “在哪里?你明明什么都没有携带。”

    “就在这里,”你眼底笑意明媚,“他已经站在这讲台上了。”

    大贤者嗤笑,对于你的玩笑话不予理会。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