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63

    这片“荒芜枯燥”的绿地上,居然也绽放出了如此高傲的蓝紫色啊。

    “它们就像你燃烧着的灵魂一样惊艳,是这世上最为纯粹的色彩。”

    第43章 须弥(20)

    “或许我们可以试试水火元素的蒸发反应。”

    将两个发着亮的史莱姆从草地里揪出来,银发的少女皱着眉头,摸着下巴,非常认真地开口了。

    “……?”提纳里歪头,不知道这最简单的元素碰撞,你是要如何做出值得夺冠的研究。

    “我们先造一个在底部安装有四轮的蒸汽机,然后把火系史莱姆关在里面。”

    你说到这里的时候,提纳里的耳朵抖了一下,旁边的火史莱姆也一样眨了眨眼睛。

    “然后我们再疯狂殴打一个无辜的水史莱姆。”你一边说着,一边拽过了你脚下刚准备逃走的水史莱姆,不由分说地就在它的脑袋上捶了一拳。

    那圆乎乎的东西脾气还挺大,哪里能忍受你这么无端的暴揍,遂它鼓起浑身的元素力就想要向你发起反击。

    可谁想它的力量还没喷发出来,就被你一把揪住,摁在了那只倒霉火史莱姆的背上。

    随着一阵炽热的水汽喷发,你与提纳里被吹乱了长发,“蒸发”两个字也从它们的头顶冒了出来。

    “原理很简单,先让火史莱姆在机器底部待着,再将愤怒的水史莱姆从管道丢进去。它们发生的反应会产生蒸汽,从而推动这辆四轮车前进,同时相撞的热量也会引发爆炸,将水史莱姆给从管道的另一头给炸飞出来。”

    提纳里:“……”

    “然后你就再抓住这只水史莱姆,暴揍它一顿,重复以上步骤,就能以非常简约的方式形成蒸汽车永动机,代价就是揍史莱姆的人会累一点。”

    提纳里:“……你是哪里来的魔鬼啊,史莱姆吃的苦你是一点都不提啊!”

    感受到了少年对你研究的嫌弃,你有些失落地瘪了瘪嘴,“那该怎么办呢,我对元素反应是真的提不起什么兴致啊。”

    你的力量是神圣力,别说元素,连属性都没有。你从小到大就是用光炮暴力制敌,根本不需要考虑什么元素反应能打的伤害更高。

    见你眼底的不满实在是明显,提纳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还是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来做研究比较好。毕竟不喜欢的东西,就算做得再豪华也无法到达你预期的效果,制作的过程也只会让你觉得痛苦。”

    听到这里,你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旋即兴奋道,“要不我们去试试看地脉或者死域瘤呢?打怪的话我还是挺有兴趣的。”

    提纳里:“……好吧,米歇尔,我相信你是个绝对的好战分子了。”

    小少年无奈地挠挠耳朵,显然他看上去是那种喜欢避战的类型,但因为要迁就于你,他不得不皱着眉头提起弓箭,跟你一起去探索地脉。

    ……

    雨林里的地脉和沙漠中的大差不差,分为藏金和启示两种花蕊,只需要注入一点提纳里的元素力,这些花朵就会打开溢口,召唤出大量的魔物与你们进行厮杀。

    所有的战斗都是由你独自一人完成,这倒不是因为提纳里不帮你,而是你看到他露出头疼表情的时候,就会在心底忍不住产生些许的同情。

    像他这么可爱的孩子,果然还是应该好好呵护起来啊。

    你和提纳里在雨林里探索了大概五六天,期间被你消灭掉的地脉与魔物几乎数不胜数,但其中最让你印象深刻的,是那枚绽放在沼泽之中,好像与深渊连通在一起的死域瘤。

    带着死亡气息的赤色大地上,方圆几里皆为枯物,沉闷的空气犹如一张厚重的塑料袋,紧紧盖在你的身上让你无法呼吸。

    提纳里是弓箭手,他的攻击更适合将草种子带向那些死域的枝节,而在他为你铲除毒瘤的间隙,被死域召唤出来的魔物就都由你来消灭。

    神圣力化作的光炮拥有几乎无差别的攻击范围,不过为了保护其他无辜的植物,你的攻击还是稍微收敛了一点,但也足够消灭大部分的魔物。

    而在那一堆堆被你击落的残骸中,偶尔也会这么几只血条比较厚的魔物能奄奄一息地幸存下来。

    在你面无表情地想要补刀送它们归西之前,这群顽强的怪物会四肢并用地爬到你的脚边,它们姿态卑微地佝偻着背脊,艰难地抬头,并露出那种好像在悲悯什么的表情,用变了调的声音古怪地歌唱起来——

    “可怜的米歇尔,你是被深渊遗忘的人……”

    “在这里不会有任何人记住你的存在,包括你的世界也是同样……”

    如此怪异的台词让你放大了瞳孔,如同木雕般僵硬在原地,竟不知要不要继续下手。

    “你们到底知道些什么?!”然后你忽然狂暴,如同被人踩踏到了尊严的狮子,你一把揪起怪物的残骸,逼迫那个只剩下半截身子的巨兽回答你的问题。

    可惜的是,当它张开嘴巴的那一刻,它的生命力也彻底燃烧殆尽,就这么在你的指尖化为了尘灰,随风散去。

    死域瘤与深渊有关?

    不……提纳里作为专攻死域瘤的巡林官,他都不太了解深渊,即使死域瘤真的与之有所关联,应该也是近期才开始的。

    死域瘤在提纳里的操作下逐渐消散,露出了大地原先的新绿色彩,植被重新绽放生命的气息,仿佛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你的幻觉。

    “米歇尔?”见你还站在原地不动,提纳里有些担忧地凑近你的身边。

    你身子忽然一怔,瞳孔也如受惊的猫儿般竖起,只不过在回头对上少年那张有些茫然的脸时,你暴起的杀意也瞬间收敛了起来。

    对于逐渐接近真相的渴望让你的理智差点蒸发了。

    “抱歉……”你扶着额头,额间的碎发垂落,为自己的失态而感到尴尬,但你无法忽视的是,你的心脏仍在疯狂地跳动。

    最后你说“让我冷静一会儿”,便在提纳里担忧的注目下独自坐到了一边。

    从死域中解放出来的生态环境带着股你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气味,说是草色的清香,但那味道有些厚重,并且伴随着微风的吹拂,它们总会隐隐在你鼻尖掀起一股怪异的腐烂恶臭。

    深渊里的魔物知晓你的名字,而那金发的神秘少年也曾试图召唤过你。

    这种无端的不安总让你忍不住要怀疑,你的灵魂碎片是否一直都潜藏在深渊,而这些魔物指不定是你唯一能够进入深渊并找回线索的渠道。

    “这是……”你正低头思索时,眼角的余光却忽然瞥见在风中摇曳的草色下,一抹赤红的土壤正幽幽反射着太阳的微光。

    你翕动唇瓣,呼吸有了短暂一瞬的停滞,旋即像是发疯一般,你用手指抠入泥土,拼命地撕扯那些看似生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