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57

    注视着他。

    “你们两个混蛋!救我啊——!”阿扎尔厉声尖叫,浑身抖如筛糠。

    地面一点点地崩坏,直到最后停留在他的身边,像是要玩弄他一般,将他卡在了一块只要稍一动弹就会立刻掉落下去的狭窄空间内。

    早已在阿扎尔心底埋藏下的恐惧种子在此刻生根发芽,变成了一条条足以刺穿他身躯的荆棘,将他固定在墙边瑟缩着不敢动弹。

    而身为始作俑者的你,依然保持着嘴角愉悦的笑容。

    你就站在大厅讲台的正中央,那些可怕的崩坏轻松地避开了你,让你可以在凌乱的狂风中,用那种怜悯且戏弄的眼神嘲讽道,“哎呀,大贤者,好可怜呢。”

    “……!!”

    当那双琥珀色的眸子撞入他脑海的瞬间,他竟忽然回想起了那一天,那个向他发起攻击的少女,似乎也有着这么一双冰冷且锋利的眼睛。

    “啊啊啊——”他放声惨叫,再也顾及不上自己大贤者的形象。

    阿扎尔像只败家之犬般匍匐在地,连头也不敢抬一下,生怕自己再睁眼时已经身处地狱。

    但不知道为什么……

    从他刚才与你对上视线的那一刻开始,周围似乎就变得静悄悄的,连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那个……阿扎尔大人……”摩柯多的声线小心翼翼地在他身边响起,如照进黑暗的一束阳光,刺破了阿扎尔全部的防备。

    他依然抱着头,姿势难堪地跪趴着,但现在他能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夸张的抽气声,甚至还有小心翼翼的议论声。

    在不安与茫然中,阿扎尔慢慢抬起了脑袋。

    只见刚才在你的折磨下已经四分五裂的教令院根本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学者们也好端端地坐在座位上,以惊讶的表情不解地看着趴在地上的他。

    哒,哒,哒。

    从正前方传来了谁的长靴踏过地面的脚步声,随着那枚用来系紧脚腕的金属卡扣在灯光下折射辉光,阿扎尔也在倒影里看到了自己惶恐扭曲的面庞。

    “我的实力很不错吧,贤者大人。”栗发的少年垂眸,纤长睫羽在眼底落下片晦暗不明的光影。

    在他干涩的注目下,你笑得明媚无比,一副单纯无害的模样,“刚才您看到的仅仅只是我的能力之一喔。”

    一场会让他以为——须弥就要彻底消失在提瓦特大陆上的逼真幻觉。

    第39章 须弥(16)

    整个教令院的大厅一片死寂,当然,是大家不敢发出声音。

    在所有人眼中光是提到名号都会让他们打一个激灵的大贤者阿扎尔,此刻正跪趴在讲台的中央,以一种非常难堪的姿态被人们的目光所焦点。

    “啊,发生什么事了……”弗拉迪身边的学者小心地拽了拽他的衣摆,脸上震撼的表情不曾消退。

    “对啊,弗拉迪,那人不是你的室友吗,他到底做什么了?”右边的学者也凑了过来。

    他们总觉得好像只要逼问这个和你关系不太好的室友,就能理清楚刚才发生的一切。

    时间倒退回五分钟前。

    当大贤者阿扎尔高傲地仰着脑袋,叫你把实力展现出来的那一刻,你瞳中光点闪烁,如同一只找到了猎物的鹰,愉悦地牵起嘴角绽开了笑容。

    你使用十字架为媒介,用神圣力变相催眠了阿扎尔,让他产生了教令院因你的力量而崩坏,所有的学者也因此陷落高空的幻觉。

    过于逼真的画面以及声响让这个本就贪生怕死的家伙完全崩溃。

    他抱头惨叫,在那些并未看到幻觉的学者面前胡乱地爬行,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救命,但理所当然只能得到那些人困惑与不解的目光。

    直到你恶劣的玩心终于得到了满足,这才解除了对他精神上的侵扰,让他回到了现实的世界。

    当看到眼前少年嘴角戏谑的笑意时,阿扎尔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他在中了你的幻觉后……在如此多的年轻学者面前露出了这副难堪的姿态。

    羞耻与怒火在瞬间燃遍阿扎尔心底的每一寸土地,他从地上站起,手指颤抖地指着你的鼻尖,嘴唇更是不自禁地打着哆嗦。

    但一时之间他竟不知自己到底是愤怒,还是他的内心仍在因为刚才的幻觉而感到恐惧。

    “你,你……”他声音嘶哑地开口,气息还在发抖,这种感觉灵魂都被你践踏的侮辱让他再说不出一句话。

    但你依然是那张和蔼的笑脸,温柔地回应了他的指责,“怎么了,贤者大人,我确实按照您的指示,向您展示了我的力量。”

    说到这里时,你顿了顿,又在那群学者的注目下眯起眸子,幽幽笑了起来,“而且,只针对您。”

    “你这根本就是故意……”

    “贤者大人,米歇尔只是完成了您向他下达的命令。”

    少年清冷的声线倏然打断了阿扎尔即将暴怒的话语。

    他像一匹沙漠中桀骜的狼,微风摆动他身上雷紫色的系带,他踏着孤高的步伐停驻在阿扎尔的面前,甚至有意无意地伸出了小臂,将你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赛诺,你知不知道这种时候应该站在谁这一边?”阿扎尔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眼看你们几人之间的气焰已经剑拔弩张,你的导师摩柯多赶紧凑了过来,对你们两人小声提点道,“对啊,赛诺,米歇尔是新生,他不懂事。但你是大风纪官,不能这么……”

    你撇了撇嘴,移开了视线,对于摩柯多的劝诫根本不以为然。

    而赛诺也只是沉默地听完了对方的话语,然后沉声道,“我只会站在我认为正确的那一方。”

    比起我行我素,赛诺是更在乎“公平”与“正义”的人。

    他不会因为对方是大贤者而无条件地帮助他,更何况,他还是错误的那一方。

    “是贤者大人破坏约定在先,如果您想要继续使用暴力手段来解决问题,我将会为米歇尔出手。”

    在赛诺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他的掌心莹出无数光点,最后幻化作他那把极具威严的赤沙之杖。

    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肃穆与战意,同这教令院儒雅的灯光格格不入,但又让那些学者们不得不臣服于此。

    阿扎尔没忍因恐惧而往后退了两步,他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了一旁的摩柯多。

    那同样没什么战斗力的导师要比赛诺更加顾及自己的工作与地位,必然是选择站在阿扎尔的那一边。

    但非常可惜的是,如果他们真要打起来,摩柯多存在的意义不过是让阿扎尔能够多逃跑两秒。

    “哈。”作为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你一脸无辜地站在赛诺的身后,甚至因为内心太过于愉悦而没忍笑出了声。

    阿扎尔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他几乎清晰地看到了你眼底的嘲讽与戏弄,但光是一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