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56

    人间体”。

    而且这些都算是好的,最让你觉得不可理喻的,是他们盛传:

    “以我们素论派米歇尔的实力,一定可以轻松碾压那个袭击大贤者的通缉犯,把她打得落花流水!”

    当听到你同派学者向你传达如此消息的那一刻,你没忍两眼一翻,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人中,差点昏厥过去。

    这一波,是真的叫你打你自己,还特么游刃有余。

    ……

    镜头一转,你身着学者服,出现在了教令院的大厅中央。

    台下齐刷刷地坐着一排穿着各色服装的学员,其中也包括你的导师摩柯多。

    他坐在靠近讲台的最右侧,以那种“这么优秀的学者是我的学生”的骄傲表情,两手抱在胸前,得意洋洋地昂着脑袋。

    在你的左手边,是大风纪官赛诺。

    银狼般的少年在面对这种场合时,脸上向来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他安静地靠在大厅一侧的石柱下,沉默地注视着你的方向。

    在你的右手边,是大贤者阿扎尔,这个每次看到他的脸庞都会让你咬牙切齿的家伙正端坐在长桌旁,一副人模狗样的肃穆表情,看样子等下为你的壮举进行表彰的人就是他。

    对于任何人来说,能被教令院的大贤者亲口表扬都是一件值得炫耀许久的事情,毕竟隔着人群,你都清晰地看到了你那舍友弗拉迪脸上羡慕嫉妒恨的表情。

    但很可惜的是,这份对他来说遥不可及的荣耀,对你来说却让你觉得无比作呕。

    先上台发言的,一般都是被表彰学者的导师。

    那两鬓有些发白的中年男人干咳了几声,端着得意洋洋的步伐走到了你的身边。

    他的个子不高,幸运的是你也只是少年体型,以至于在气场被你完全掩盖的前提下,他好歹还有个脑袋能压过你。

    “米歇尔同学作为我们悉般多摩学院的一员,无疑在这场实地考察中扮演着优异的佼佼者角色。而我摩柯多,能够成为这样优秀的孩子的导师,也颇感欣慰。”

    你:“……”

    你假装咳嗽,背过身去,在没人看到的地方翻了两个白眼。

    要不是为了能够和草神接触,你想你绝对不会有这个闲工夫在这里陪他们演戏,还是这种让你脚趾都要抠起来的戏码。

    摩柯多在讲台上发表着自己激动人心的演讲,而你则一脸恹恹地站在原处望着窗外,毫无半点被人表扬的喜悦。

    但在你以为只要这样就能混到表彰大会结束时,旁边的大贤者阿扎尔忽然站起了身。

    他脸上总带着些目中无人的高傲,甚至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摩柯多的演讲:

    “米歇尔,我听说你拥有能够直接秒杀魔物,以及轻松治愈【致命伤】的能力,这是否能在大家的面前展示一下呢?”

    从阿扎尔的话语里你能听出来,他对于你的实力表达的是“不认可”。

    事发当时他并没有在现场,而那些所有关于你的评论,都是学者们之间互相传播的口述,就算有许多在场的人愿意为你作证,但……

    能够消灭魔物还好说,可“瞬间治愈致命伤”这件事,就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所信服的了。

    你倒不是第一次被人质疑,毕竟你们圣职者是一直都在风口浪尖的职业,更不要说被精灵祝福后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完全超乎于人类的认知。

    放在平时,你想你一定会一笑而过,懒得和这些没见识的土包子斤斤计较。

    但现在不一样,这个试图将你“打回原形”的人,是当时莫名其妙叫人压着你的脑袋,逼迫你给他下跪的大贤者阿扎尔。

    “米歇尔,要不还是拒绝吧……?”摩柯多站在你的身后,欲言又止地拍了拍你的肩膀。

    身为你的导师,他当然相信你的实力没有弄虚作假,可在这个都是学者们的大厅里,你到底是要如何展示你的能力?

    总不能让你砍自己一刀,再用治愈术强行复原吧?那多掉san呐!

    你抿唇,没有说话,但你的目光悄悄看向了大厅阴影下,支着单腿倚靠着墙面的赛诺,他幽静的红瞳锁定着你的面庞,似乎做好了“如果你敢闯祸我就敢出手抓捕你”的觉悟。

    台下是学者们期待的目光,左侧是赛诺的虎视眈眈,身后是你导师妄图让你息事宁人的劝诫,而右侧是你最讨厌的大贤者阿扎尔。

    在这些人当中,你稍稍犹豫了两秒,然后毫无疑问地选择了和阿扎尔双向奔赴。

    “谢谢您的赏识,那么接下来……请欣赏我的实力吧。”

    你从腰间抽出十字吊坠,在摩柯多错愕的目光中将它高举在众人的面前。

    这枚在灯光下绽放着异彩的银饰如同白纸上唯一的黑点,几乎吸引去了所有人的视线,叫他们情不自禁地盯着直看。

    你余光微微扫过右手边,看到了阿扎尔同样向你投来的目光。

    在确认你已经成为众人的焦点后,你牵起嘴角,愉悦地笑了笑,恍惚间有种回到了曾经在你的世界中四处传教的时候。

    少年白皙修长的指尖勾勒着十字架的边缘,暧昧的,旖旎的,如抚摸一只乖巧的兔子般,在你的掌心里描摹它的轮廓。

    而在你握拳将它完全吞噬进手心的那一刻,整个大厅忽然传来一声“轰隆”的怪响。

    下一秒,足够撕开空间的神圣力在你脚下划出几乎与整座教令院同样大小的法阵,刺目的金光刻印着怪异的符文,将地面也沿着那些文字的模样炸开无数条裂缝!

    “怎么回事!!又地震了!?”

    大地疯狂地摇晃,桌椅与柜子上的书籍不受控制地掉落,天花板上的玻璃窗户也接连爆破。

    灰尘在大厅内肆意地飞扬,众人脚下的地面倏然开裂,圣树的根茎爆冲而上,将那些本就脆弱的装饰瓷砖全全捣碎,露出了教令院下离地近百米的悬空。

    “啊啊啊!救我!!”

    学者们从开裂的缝隙中不慎掉落,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但人类在这种堪比天罚的灾难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停下!米歇尔……啊啊!你这个疯子!快停下!”阿扎尔的脸上出现了极致的惶恐,他双手紧紧抱着头颅,试图阻止你的暴行。

    “赛诺!!还有摩柯多!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快阻止他啊!”眼看着地面的崩坏就要到达他的脚尖,阿扎尔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

    他因恐惧而在讲台上丢脸地乱爬,拼命躲避着脚下胡乱撕开的裂缝。

    只要稍一低头,他就能看到底下与他相距甚高的地面,似乎只要他稍有不慎,就会从此处跌落,变成一滩连形体都分辨不出的肉泥。

    而那两个被他直呼了姓名求救的家伙,却从始至终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用那种不能理解的眼神尴尬地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