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46

    这种变异地脉里出来的魔物说不定会更加凶险呢……”

    人群在唏嘘,过于嘈杂的声响让导师摩柯多不耐烦地敲了敲桌面,发出有些刺耳的脆响。

    在众人齐刷刷靠过去的目光下,他又一次声明道,“我说了,会有经验丰富的前辈带我们一起考察的,关于你们自身的安危无需担心。再加上,加入素论派之前,你们难道就没有提前考虑过,我们本身就是需要探索精神的学派吗?!”

    摩柯多的声线带了几分严厉,顿时压得底下的学者们不敢再说话。

    只不过在听到那句“经验丰富的前辈”时,虽然你不知道那个人会是谁,但某些不祥的第六感总是在你背后化作阴恻恻的风,吹得你身上一阵阵地起了鸡皮疙瘩,让你对这个即将出现的人物充满了未知与不安。

    ……

    在等待实训期到来的那一阵子,你收到了一封来自于化城郭的信件。

    白纸上少女秀气娟丽的小字将信的主人指向了柯莱。

    这个与你分别未有多时的女孩子在信件里像与你久别重逢似的叽里呱啦写了一大堆,顺便还汇报了一些最近她与提纳里正在做的事情。

    譬如那位看似稚嫩的巡林官又在雨林里训斥了几个点燃篝火却不知道要熄灭的混蛋,要么就是她的魔鳞病似乎有点好转的趋势,至少走路的时候不再那么僵硬了。

    女孩子写信的时候到底比较细腻,一张白纸愣是被她写得满满当当,恨不得要将所有的事情都一次性说给你听。

    但无奈信纸的大小有限,以至于在一大堆让你看了都忍不住要扬起嘴角的日常琐事的叙述过后,她在末尾忽然突兀地来上了一句,“米歇尔最近过得还好吗?”

    啊,是非常隐晦的思念呢。

    想到柯莱每次与你对话时都会微微泛红的面颊,让你这个几乎从来都不会与人信件来往的冷漠家伙都忍不住要提起笔去给她写一封回信。

    不过你的内容非常简单,只精简地表明了自己的状态与将要做的事情,“我过的很好,下周就准备去沙漠进行实地考察了。”

    将信件递交出去的没多久,你就回到宿舍开始整理考察当天需要携带的东西,譬如那叠厚厚的稿纸,或是一本几乎没被你写过几个字的笔记本。

    期间弗拉迪就坐在你后头的书桌旁,用那种睥睨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你。

    “你不用这么兴师动众,变异地脉是第一次出现在沙漠,之前的藏金和启示之花都让那些学者研究了好多年,现在光凭我们这群初学者,是能挖掘出点什么名堂呢?”

    你倒也不是没遇到这种喜欢冷嘲热讽的家伙,所以对于弗拉迪的鄙夷根本没放在心上。

    但你稍微留意了一下,因为他说了这是学者们“第一次遇到变异地脉”。

    你来须弥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对于这边的环境并不熟悉,但它存在的历史肯定远远不止这些,所以“第一次”出现变异地脉,是否意味着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将要发生?

    更甚是……那或许会和你想要寻找的深渊有关。

    >>>

    时间一晃就过了两天,然后你发现……

    比深渊更快到来的不祥,是那封从道成林给你寄来的回信。

    须弥的信使比你想像中的要迅速许多,你与柯莱的信件几乎隔天就能到达对方的手中。

    当她看到你说要去沙漠进行实地考察的那一刻,小姑娘赶紧通知了提纳里,然后你就在那封回信上看到了这样一行字:

    【恭喜你呀,马上就能参加实地考察了,这可是素论派的学者们了不起的第一步!

    提纳里老师正好要找赛诺大人商讨一些事项,过两天我会和他一起来教令院的,顺便过来看看米歇尔:)】

    柯莱甚至还画了个笑脸。

    看到这封信的那一刻,那种久违的被人关心的感觉让你心底漾开了一丝柔软。

    然后第二秒你就掐住了自己的人中,惊恐地反应了过来一件事。

    你确实是用米歇尔这个身份入学的没错,但你的性别那栏写的是“男”。

    为了躲避大风纪官的追杀,你特意将自己换成了男体才进入的教令院。

    但现在的问题是,柯莱与提纳里都认为你是女性,那到时候你应该用什么样的面貌去迎接他们两个呢……

    而且柯莱还说的很清楚,他们来找赛诺才是关键,看你是顺便,所以以你的角度肯定是不好推脱叫他们别来的……

    思来想去,看来你只能在他们到来的当天表演失踪了。

    >>>

    日沉月升,两天时间又过。

    在实地考察期还未到来的那几天里,对你而言的噩梦先开始了。

    在你心中还是提纳里他们更重要一些,遂你在他们来到教令院的当天,先躲在浴室里洗了一把热气腾腾的热水澡。

    你洗澡期间,弗拉迪就躺在自己的床铺上,一边翻看着手中的书籍,一边在心里碎碎念着。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舍友很奇怪。

    平时不爱说话,也不找人交友互动,作业写不出了宁可一个人去图书馆查一夜的资料,也不打算和他讨论。

    当然最让他觉得古怪的是,你总是在洗冷水澡。

    不管是寒风呼啸的冷天,还是偶尔酷热的夏夜,你都雷打不动地用着冷水冲洗身体。

    至于弗拉迪是怎么知道的,是因为他从未体验过在别人洗完澡后,还能有着如此低温的浴室,甚至连点水汽都没有。

    当他推开你使用完的房间,脚底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足以将他的血液都凝结起来的寒冷温度冻得他瑟瑟发抖。

    而那皮肤白皙的少年却淡然地在他身后整理着自己换洗的衣物,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你做了件多么离谱的事情。

    镜头一转回到现在,此刻弗拉迪听着窗外热水器运转的轰鸣声,这种自己的怪人室友终于在洗热水澡的奇怪想法充斥了他的大脑,让他情不自禁地躺在了那张双层床铺上,小心翼翼地透出一双眼睛,窥探着浴室的方向。

    咔哒。

    片刻后,门板的把手转动,一道光线从内向外透出,带着浴室里蒸腾的水雾滚滚涌进卧房。

    “米歇尔,你在搞什么名堂,水汽把卧室都弄潮湿了!”不知从何而来的紧张感让弗拉迪对你的责备脱口而出,但并没有得到你的回答。

    在一阵诡异的沉默后,一只白皙细嫩的胳膊从里头伸了出来,手中还拿着半湿不湿的浴巾,然后有着如丝绸般银发的少女推开房门走入了卧室。

    翻滚着的水雾化作了如梦似幻的气息包裹着你因热水而泛着淡粉的肌肤,你灿金色的眸子如晨光下波光粼粼的海面,荡漾着这世上最为极致的光辉。

    在见到你用“圣洁”来形容都不会为过的面庞时,弗拉迪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