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44

    学业上有所帮助,但把关系搞好总不会有错。

    只是当你鬼鬼祟祟地向旁边围观的学员问起,关于素论派比较有成就的人物有哪些时,对方的两个字把你实实在在地给打回了原形。

    “赛诺。”他说出那人的名字时,脸上的不安与尴尬一闪而过。

    你张了张嘴巴,在道成林舒舒服服待了几天,一时半会儿居然没想起来这家伙是谁。

    直到对方一边用手指比画,一边表情浮夸地同你描述,“就是那个恐怖的大风纪官啊!黑皮肤,银头发,戴着胡狼帽的家伙!个子也不是很高……”

    说到最后那一句话的时候,学员谨慎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显然这个话题对他来说有些忌惮。

    不过也多亏了那几个字,这在你来到须弥当天就追了你几里地的少年的模样已经完全清晰。

    “……”你默默地掐了一把自己的人中,属实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你们素论派的特产,还是个佼佼者。

    好在你现在已经变成了男体,要不然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别说能不能顺利毕业,不被挂在墙头上通缉都已经是好的了。

    “在讨论别人的时候,好歹也要注意一下别人是否在你身后。”

    你正想着以后要如何避免与赛诺接触,少年冰冷的声线就自那位学员的背后传了过来。

    才说过对方个子矮的男人浑身触电似的一怔,你见他脸色瞬间发了青,连回头看看的勇气都没有。

    但赛诺似乎早已习惯被人诟病,面对才吐槽过自己的学员,他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只是那对如玻璃珠子般漂亮的红眼睛幽幽转向了你,倒映着你欲言又止的面庞。

    他就像野兽一样灵敏,在嗅到空气中某个熟悉的气味时,他的目光一动不动地落在你的身上,似乎想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确切的线索。

    你莫名被他的威压所震慑,竟真的乖巧地坐在原地,任他垂眸在你身上细细观察,直到最后连赛诺自己都觉得这样有些不妥时,他才堪堪收回了视线。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审查你。只是觉得你身上的气息和某位通缉犯有些相像。”他甚至还有礼貌地道歉了。

    你微微张嘴,没说话。

    毕竟你和他说的那位通缉犯就是同一个人,只不过现在性别不同,就算他认出来是你,也没办法证明。

    但你可以明确的是,从现在开始你必须低调你的行事风格,以防这家伙会在背地里偷偷调查你。

    第30章 须弥(7)

    所有的手续都登记完毕,你得到了由教令院给你分配的住所。

    两人一间的宿舍配备有宽敞舒适的空间,以及自带的洗浴室,虽说不算太过豪华,但比起你曾经传教时居住的贫民窟,这里已经好上太多。

    你刚将行囊收拾完,宿舍的门就被人“咔嚓”一声打开,进来的是个黑发黑眼,年纪看上去要比你大上几岁的青年男人。

    “米歇尔,是吧?”他说着,又往走廊里退了一步,像是为了确认大门上那块写有你名字的名牌。

    见你不回话,他也没什么反应,只是自顾自地将一枚莹绿色如同耳机的物品放到了你的面前,对你道,“导师让我带给你的,虚空终端,你得好好保管着,这个弄丢了可不好再补。”

    那人说话不算太礼貌,你懒得和这种人浪费口舌,但看在他替你拿了东西的份上,你头也没抬地回了句,“谢谢。”

    散发着微光的机器被你拿在手中反复地掂量,从未见过的科技让你有些好奇地低叹了一声。

    看来须弥对于你所在的世界而言,在科技上确实有点儿超前了。

    你将装置戴在了发间,尺寸刚好合适卡住你的耳朵,不过现在并听不到任何声音。

    遂完全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你困惑地开了口,“这东西难道不是通讯机器吗?”

    “这当然是,但凭你的等级,大抵是收不到大贤者的指令的。”对方的眼神落在你的侧颜上下打量,带着几分鄙夷的味道。

    可惜你根本没看他的脸,自然也没注意到。

    你只自顾自地将那枚对你而言毫无作用的虚空终端放到了一边,淡淡说:“我听他的指令干嘛,他是我爹吗?”

    没想到你会如此反应,一时分不清你到底是在侮辱谁的青年立刻震撼地惊呼起来,“你知不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啊……!那可是大贤者,教令院的顶端,你怎么能……”

    你抬了抬眼,看到对方那副慌张到胸脯激烈起伏的样子,你也大概猜到他是不会给你解答这虚空终端的问题了。

    最后你一转话锋,望着眼前这堵在门口毫无要离开意思的家伙,迟疑地问,“你怎么还不走?”

    青年:“?”

    你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他脸上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也是彼时你终于回想起来,这宿舍确实不是你一个人的所有物,你还有个同住的舍友。

    那个在名牌上写着“弗拉迪”的青年皱起了眉头,无法理解地看着你,“你要是有钱就在须弥买独栋住,既然现在选择了宿舍,那有人同住是无法避免的吧?”

    “啊,是,你说的有道理。”你挑眉,终于愿意抬头好好和他对视。

    少年的眉眼很是漂亮,深邃如琥珀的眸子里看不透情绪,但只要你稍稍勾起嘴角,便会在眼底绽开一片戏谑与恶劣的玩味。

    如同一只已经咬住了他脖颈的凶兽。

    弗拉迪的呼吸顿了顿,感受到了你无需言语也足够强大的威压。

    或许他再多说一个字,就要遭到某些可怕的报应了。

    “……随便你。”

    最后他用力拉开你对桌的靠椅,也不敢和你多叫嚣什么,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

    看得出来,你的舍友脾气也不太好,你和他绝对相处不来。

    好在你也不需要与他和平共处,毕竟你来教令院的目的就一个——

    把学位提的足够高,然后合理搜寻关于深渊的信息,直到能够接近那位沉睡于净善宫的神明。

    她能给予你的资源,绝对不是在那些无聊的课本上会看到的东西。

    ……

    对于你来说,教令院的课程多数都是疲乏且无聊的。

    你们每天都需要坐在足够容纳几百人的讲堂里,听导师浮夸地叙述着素论派的伟大与其中的奥秘。

    但关于其中真正的研究成果,亦或是那些前辈所做的发明,他们都像是珍藏宝贝似的,极少拿出来和你们这些学员分享。

    这儿讲究一个“自我创新”,即不依靠他人灵感的前提下,以你自己的双眼与切身感受来研究成果。

    你每天都要上那些叫人头大的课程,听着教令院的导师如同传教时的你一样,喋喋不休地重复着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