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38

    他健康的人,直到把视野范围内的所有人都感染上同样的病毒。

    再然后,它们变成了一滩黏稠的行尸走肉,在原地徘徊,再徘徊,直到新的活人出现。

    你记得在你向神圣王座发起叛变之前,【格列芬】就已经在大地上肆意蔓延了。

    但那之后似乎过了很久的时间,你也落入了提瓦特,现在完全不晓得那边的世界到底如何了。

    “米歇尔?”你的失神引来了柯莱有些担心的询问。

    你眨了眨眼睛,在面对少女关心的目光时,你没忍心下柔软了几分,“抱歉,我只是想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看到你没事,柯莱悄悄松了口气,“对了,你看上去不像是本地人呢,是来这边探险的旅行者吗?”

    “硬要说的话,也可以算是吧,我在寻找自己丢失的东西。所以这段时间可能会暂时留在须弥,但不管最后能否找到,我都会离开的。”

    “能冒昧问下,米歇尔小姐想要找什么东西吗?”因为你救了她,所以这个善良的少女总想着在什么地方可以为你帮上一点忙。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就像你无数次地应付达达利亚的骚扰一样,你回答得既模糊又精准,“那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没有它,就等同于我的灵魂缺了一块。”

    你说的是实话,不过在概述上实在是太笼统,柯莱无法理解。

    大概能猜到你不想透露太多,她也不打算自讨没趣地追问,遂最后这不太擅长交流的女孩子堪堪站起了身,替你收走了那杯还没凉掉的茶水,小声道,“我再去换一杯吧。”

    ……

    你在柯莱的小屋里待到了半夜,那个女孩子将唯一的小床让给了你,说你旅途劳累可以稍微休息一会儿。

    在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难得的安心,你居然真的沉沉睡了过去,结果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的景色都已经化为了夜的漆黑。

    深夜的雨林带着别样的静谧,月色淡淡透过叶片倾泻而下,它们穿进你的窗户,在你的床上落下了一片淡蓝色的斑驳光影。

    你揉了揉依然困顿的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此时柯莱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你能隐隐约约听到外头有谁正向这里靠近的脚步声。

    对方的步伐很快,但非常的轻盈,如同在雨林里随意穿梭的小兽,几乎让你听到了轻微的风流声。

    不出须臾,那个人影就到达了你所在木屋的门口。

    “柯莱,在休息吗?”少年的声线清脆地响起,打破了雨林里的宁静。

    他看上去是匆匆赶回来的,进屋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肩上沉重的背包给脱下,甚至连床上的人是谁都没看清,就这么兀自开口了。

    你动了动眸色,没说话。

    那人的气息透着股风尘仆仆的疲惫,没能分辨出你和柯莱也是情有可原。

    他一边整理着背包,一边继续道,“柯莱,你最近几天尽量少出门。今天赛诺抓到了个镀金旅团的暴.徒,据说凶残无比。”

    “……”

    “她把教令院闹得鸡飞狗跳不说,还差点袭击了大贤者,破坏了净善宫。现在整个须弥城都在通缉呢。我听刚来雨林的学者说,那人长得奇丑无比,虎背熊腰的,应该不好对付。”

    你:“……”

    你居然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先从哪里开始吐槽。

    是那个被对方各种描述的暴.徒就是你自己这件事,还是应该告诉他……

    不信谣,不传谣!

    第27章 须弥(4)

    这世上最尴尬的事情,莫过于此刻的你坐在柯莱的床上,被门口的少年当做柯莱,然后听他传谣说你“虎背熊腰”,并且提醒你要提防着你自己。

    “柯莱,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怎么不说话?”少年动作利索地整理完了背包里凌乱的东西,用有心担忧的语气悄声问你。

    但在他回头与你对上视线的那一刻,你明显看到了黑暗中他陡然一怔的身子。

    月色下的少女有着一头与柯莱截然不同的银发,灿金色的眸子如缀着流沙的琥珀,散发着莹莹的光泽。

    并且不等少年错愕两秒,从他的身后又传来了第三个人的脚步声。

    那人轻巧的步伐停在了木屋的门口,你见她僵硬着身形,眨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开口道,“欸?提纳里老师,你已经巡林结束了吗?”

    被称为提纳里的郭狐少年抖了抖自己的耳朵,脑海里产生了那么一瞬间的不敢置信——

    如果柯莱就在他的身后,那么床上的人到底是谁啊!?

    >>>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灯火在木屋内轻轻摇曳,整个房间都被映照出一片通透的橙黄。

    你与提纳里尴尬地对面而坐,柯莱则作为你们两个的中间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通。

    从你在道成林里救了她,到赛诺来这里看望她,再到最后她让你躺在屋子里休息,而她去找些草药的过程,这可爱的女孩子全都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了。

    不过在说到袭击教令院的犯人时,柯莱的视线总会时不时地落到你的身上。

    尽管那是一种小心翼翼的下意识行为,但你也能大概猜到,她兴许已经怀疑过“暴.徒就是米歇尔”这件事了。

    “啊,感谢你救了柯莱。”在听到关键词后,提纳里的眸中闪烁了些许光点,那对毛茸茸的耳朵轻轻抖动了两下。

    也是这时你才终于有机会能以正视他为由打量他的模样。

    这身着非常传统的巡林服饰的少年生着一头墨色的中短发,额间一缕新绿犹如死域下诞生的绿洲,点缀着他那张白皙干净的面颊,是远远看去就会让人觉得舒适与可靠的容貌。

    当然最吸引你注意力的是他发丝间那对毛绒的立耳,它总会随着提纳里的心情而时不时地抖动,教你几乎不用猜测都能晓得他在想些什么。

    譬如现在,他左侧的耳朵微微下垂了几公分,连着眸色都黯淡了下来,“这孩子身体刚恢复了一些,就总想着去外面多转转,但魔鳞病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克服的病症。”

    在提纳里的话音落下后,整个木屋内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一边是欲言又止但明显抱着歉意的柯莱,一边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学生而头疼的提纳里。

    话题进行到这里,其实你已经觉得有些难以继续下去,因为放在从前,每次传教时你觉得最痛苦的阶段就是聆听人民的苦难。

    从家人外出狩猎反被野兽吞食的意外事故,到疾病蔓延民不聊生的惨状,他们总会抓着你的胳膊和你诉苦许久,最后再进行了一波充满诚意的祷告,希望你能对他们降下救赎。

    在你自己的世界,你的神圣力除了让人死而复生这种违反世界法则的事情以外,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