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3

    东西吗?】

    【往更深处的地方来吧,我相信你能夺回属于你的灵魂的。】

    它轻而易举地就提到了你一直苦苦寻找着的灵魂碎片。

    伴随着那种空灵的回声,你恍惚间有种自己正坐在海面上漂浮不定的游船间,聆听着礁石上栖息着的美人鱼歌唱的感觉。

    它的声音很混沌,一点都听不出是男是女,但却让你魔怔般的向往,并且几乎不受控制地被它蛊惑。

    头痛得好像要裂开了。

    你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正在被撕裂,如同野兽分食你的血肉一般,连你的灵魂都在为之颤栗。

    “唔……!”

    忽的,你一步没走稳,难堪地跌倒在了雪地里,与此同时一条漆黑暗渊在你面前凝聚成型,像是风穴般打开了通道。

    寒风从中呼啸而过,而刚才那个声音的蛊惑也更加清晰。

    【来吧,回到这里来,这才是你应该向往的地方。】

    你脑袋痛得快要爆炸,但比起迷茫或是被人精神干扰的恐惧,像你这样性子的人只会感到满腔的怒火。

    “混蛋,少在我面前啰嗦个没完,看我把你们都给杀了……!”

    你从地上蹒跚地站起了身,此刻眉眼间除了痛苦还有无边的愤怒,恐怕不说脏话完全是因为你们圣职者的职业礼仪在作祟了。

    你颤抖着指尖从腰间摸出了十字架的吊坠,只是在你准备召唤神圣力强行破坏这条通道的同时,刚才的蛊惑声竟全然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那一只只从周围的黑暗中不断走来的魔物。

    它们双目猩红,此刻伏下身子目眦欲裂地望着你,浑身的肌肉诡异地涨大,就像是本来温顺的动物因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污染而强行变成了这副模样。

    “居然敢用这种杂鱼来阻拦我的脚步。”你咬牙,有种被人看低了的不悦。

    但也是在这般情绪填满你胸腔的那一刻,刚才让你头脑混沌的不适感也陡然消失了。

    你抬起右手高举于半空,而后握拳将那枚十字架紧紧攥住——

    绀青色的血管因你过度用力而在你的手背上绽开如树木根茎般的脉络,神圣力自你身侧爆开足以消散整片山林的热量。

    狂风吹乱你的发丝,高温蒸发了你头顶还在不断飘下大雪的阴云,当那些雪白的颗粒物在你力量的催化下形成了滚烫的雨水后,你身旁那群不知好歹的魔物也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甚至连惨叫声都不及发出。

    许久没有接触过的热水渗透你的发丝,钻入你的衣襟,它们肆无忌惮地流淌在你那有些冰凉的肌肤之上。

    于是下一秒诅咒发动,你的身躯因为触碰到热水而开始变化,随着体型的缩小,原先合身的衣物也变成了宽松的长袍。

    嚎哭着的风雪之间,你栗色的短发化为了纯白的长发,略显锋利的脸部轮廓缓缓柔和,你正在重新变回女性。

    魔物被你秒杀,风雪被你蒸发,此刻血红色的大地上只有残余的高温还在滋滋燃烧。

    “你果然很厉害。”

    而在这般安静到仿佛只有落雪声的山林中,从你的身后倏然传来了少年清脆的声线。

    你回头,正对上金发少年那双与你一样琥珀色的瞳,但他要更为深邃,甚至毫无光芒。

    在见到你女性的模样时,他仅仅只是怔愣了两秒,旋即像是很快接受了设定一般,冲你扬起嘴角幽幽笑了笑。

    但他那深邃的眼神总让你觉得……

    他不是接受设定快,而是他好像从很早之前开始,就见过你这副模样。

    现在不过是故人的再见面,除了你没有相关的记忆。

    “刚才是你帮了我?”你皱眉,在对方沉吟的注目下感到了几分莫名的不自然。

    眼前的神秘少年并不说话,他的笑意很浅,清冽陌生,但意外地不算冷漠,“是你拯救了你自己。”

    你能感受到,刚才蛊惑你的声音想要将你拉入深渊,而这群忽然出现的魔物,大抵就是这少年派来的东西。

    它们出现的目的不是要将你蚕食殆尽,而是要唤醒你的理智,让你从泥潭中足以自己爬上来。

    “你到底是谁?”在对方的身上一直散发着让你觉得熟悉的魔力,和你的灵魂有些相像。

    但你能确认,他和你的灵魂毫无关联,也并没有用过你的灵魂。

    令你失望的是,少年对于你的询问一概选择了无视。

    他的脸上始终都是那般温柔到会让人觉得淡漠与孤寂的神情,并在你试图得到些什么答案的迫切眼神中,他淡然地转过了身去。

    深渊的入口在他身侧开出一条烂漫如宇宙的神秘空间,你能听到里头黑暗与疯狂的回响。

    它们与少年身上的气息格格不入,但又让你觉得,那种连你都会想要忌惮的地方,似乎就是他的归宿了。

    最后在那阵重新降落下来的冰冷大雪中,少年回头看了你一眼——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但如果你执意要闯入,就要做好被深渊吞噬的准备。”

    他的话语模棱两可,让你分不清楚他到底是拒绝还是邀请。

    但你知道,他一定还会在这里等你,等待你做出自认为完美的答案。

    你要寻找的东西,会在他那里吗?

    第18章 至冬国(18)

    你极少会受到精神上的伤害。

    但来自于深渊的蛊惑却让你的大脑疼痛不止,直到你在烦躁中奔跑回了至冬宫的住处,一脚踹开了自家的大门,然后在床上辗转反侧了整整三天,这种叫人窒息的痛感终于消失。

    咚咚。

    卧室的大门被人轻轻叩响,由多托雷给你安排的佣人小心翼翼地站在了门口。

    见你满脸都写着不悦,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但依然害怕被牵连到的她们胆战心惊地开了口:

    “米歇尔先生,您已经整整三天没有进食了……”

    你不说话,只侧眸睨了她们一眼。

    归途路上的一场大雪,将你重新变回了男人。

    彼时的你穿着被风霜打湿而显得皱巴巴的圣职装,顶着一头三天没洗的乱发,眼底的青乌清晰可见。

    这副颓然又凶煞的模样让你本就有些狠戾的眼神显得愈加恐怖,那几位可怜的女佣们顿时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多问。

    “您的午餐我放在这里了,请您趁热享用……”最后她们将食物放在了你卧房门口的柜台上,毕恭毕敬地九十度鞠躬,然后逃也似的冲出了房间。

    看到这些女孩子们害怕的反应,仅仅只是有点疲惫的你尴尬地挠了挠脸颊,难能可贵地扪心自问了一句:

    你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不过很快这种对你来说古怪的问题就被你抛在了脑后。

    因为你的思绪一清明,你就忍不住要回想起那天在山林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