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1

    但确实叫你的心情愉悦了不少。

    >>>

    这几天达达利亚被派遣去完成消灭魔物的任务了。

    从他上任开始,女皇似乎就总是会委派些打打杀杀的任务下来,并且只交于达达利亚一个人完成。

    起初你也替这个可能已经被你划分为“朋友”那一栏的家伙而感到不公,因为你总觉得这群执行官就像当初欺负你一样的在欺负达达利亚。

    但后来你就想明白了,连多托雷谈及时都会露出“啧”这样表情的战斗狂,确实在执行官中不太受欢迎。

    所以在众人隐晦的要求下被“调去边疆”做任务,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发展。

    他不在至冬对你也有好处,除了耳根清净,你现在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拿着潘塔罗涅给你的摩拉,在整片至冬国打听关于你灵魂的消息。

    并且你已经下定了决心,这次若是再一无所获,你就直接提交辞职信到女皇的面前,因为你本就是为寻灵魂才停留在此,既然它没有如此价值,那你也没有再留下去的必要。

    ……

    在你拎上摩拉准备出门的时候,在至冬宫狭长的走廊上,你忽然见到了一个不太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头戴角笠的少年生着张冰清玉洁如人偶般漂亮的面庞,也因此总带着几分不愿与人类亲近的疏离与清冷。

    不远处就是多托雷的住所,能在此处看到他让你有些意外。

    他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少年略显疲惫与痛苦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厌恶。

    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像往日一样一言不发地与你擦肩而过,完全不在乎你在他未来的人生中将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对于散兵的嫌弃你并不感到多少不悦,毕竟他平等地瞧不起每一个人。

    但现在他的状态好像有些不对。

    那些不知是什么成分的漆黑粘稠顺着他外套下单薄白皙的小臂一路下滑,又在他透着淡粉的指甲盖上凝结成了一滴,幽幽滑落进柔软的地毯。

    你能嗅到空气中令人作呕的气息,像是一种生命在迅速流逝的腐臭,让你几乎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小圆帽。”

    你不太擅长记人的名字,尤其还是不怎么打照面的人,遂此刻眼看着少年都要走远,你只能下意识地唤出了个连你自己都觉得尴尬的称呼。

    “……”漂亮的男孩子瞬间急停了脚步,他回眸狠狠看着你,哪怕隐忍疼痛让他的表情变得有些扭曲,也依然无法隐藏他眼底对你灼热的杀意。

    “呃,我是说,你需要帮助吗?”你干咳了两声,用指尖抽出了腰间那枚因感受到不祥而隐隐发光的十字架。

    虽说你们族人的野心大的有些过分,但救死扶伤是你们圣职者的本能,尤其在见到对方身上那几乎无需感知,只凭肉眼就能清晰看到的不祥时,你一般不会选择沉默。

    “哈,”他嗤笑一声,扯开嘴角,眸子因吃痛而半眯了起来,但依然不减分毫嘲讽,“如果你的小十字架真这么有用,也不会在愚人众里只混个低阶佣兵的职位。”

    你:“……”

    好言相助却被人出口重伤是你没想到的操作,但你能看到少年那空无一物的胸腔里,一束纯白的火焰正在黯黯燃烧。

    它受了很重的伤,灵魂早已千疮百孔,但它依然生生不息,似乎执着地在期待着谁的到来,能将它从这片深渊中拯救。

    而这幅咄咄逼人的模样,大抵也是他亲手做出来的心防吧。

    最后你冗长的叹了口气,在散兵已经大步离开的时候,你对着他的背影忽然开口,“你可以尝试依赖于我,我很强,强到比肩神明。”

    你意外的很讲职业道德,无关乎对方是谁,是好是坏,你都应该给予这些“弱者”应有的偏爱。

    而在听到你说“比肩神明”的那一刻,本来都要离开的少年忽然回过了头。

    他沉默,像一只被人戳到了脊椎骨的伤痕累累的燕雀,用无光的眸子幽幽望着你的面庞。

    凭你也想拯救他吗……太可笑了。

    第16章 至冬国(16)

    海屑镇。

    这是你第三次来到这片对你来说已经算是熟悉的大地上。

    达达利亚的故乡就在此处,而你与他不知是糟糕还是幸运的缘分也是从这里开始。

    不过这次你不是来做任务的,而是在回忆起他之前那句“你也拥有不死不灭之身”的“也”字时,忽然想到……

    你或许可以调查一下他的身世,或是说在加入愚人众之前的经历,指不定就能找到一些关于你灵魂碎片的线索。

    ……

    至冬国的大雪从未收敛过。

    那栋你记忆中的小屋安静地矗立在皑皑纯白之下,有青烟顺着屋顶的烟囱袅袅飘散,为这片冰雪世界带来了些许温暖的烟火气。

    你轻轻叩响记忆中的木门,等待的过程中,身后被凿开个大洞的冰湖下有鱼儿雀跃出水面,恍惚间将你的思绪扯回了自己初来提瓦特大陆的那一天。

    吱呀。

    有些老旧的木门被人从后侧打开,接待你的人是达达利亚的父亲。

    在见到你时,这位年过中旬的男人脸上露出了几分惊讶,旋即很快化作了让你不能理解的不安与心虚。

    冬妮娅和托克仍然年幼,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与你见面,但在感受到你身上异于常人的凛冽气息后,他们还是会和曾经一样,下意识地躲在自己父亲的身后,用好奇又怯懦的眼神偷偷观察着你。

    ……

    达达利亚的父亲为你倒了一杯热茶,坐在他家那个朴素到都显得萧条的客厅里,你忽然觉得有些不太适应。

    倒不是说你没过过穷苦的日子,而是这里少了一个发色和太阳一样耀眼的家伙,此刻安安静静,空空落落的氛围,反倒让你不习惯了。

    “那个……”

    不过比你更加觉得尴尬的人是那家伙的父亲。

    个子与身材都要比你壮出不少的中年男人坐在你对面的沙发上,他像是思虑了许久,才用一种试探性的表情望着你,小心翼翼地问道,“阿贾克斯已经加入愚人众快一年了,一定给您添了不少的麻烦吧?”

    他记得当初在自己把阿贾克斯上报给愚人众的佣兵团后,负责把他那个爱惹事的好大儿给接走的人是你。

    “那之后阿贾克斯就很少再与我有联系了,不过他会经常写信给冬妮娅和托克,嘱咐他们要听我的话。”见你沉默,他的父亲又谨慎地补充了一句。

    但你从他略微心虚的表情以及下意识闪躲的眼神里能看出来,他是在认定达达利亚已经麻烦了你的情况下,又试图为自己那顽劣的儿子说些好话,希望你能在愚人众里多担待一点儿。

    只不过,此刻你的窒息程度完全不亚于达达利亚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