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7

    中央,是一枚镶嵌在银质金属框内的玻璃球,绯红如流火的光泽随着男人指尖倾斜的角度而微微流淌。

    边缘处漆黑的暗纹勾勒着对称的图案,将这枚蕴含着同火焰般炽热元素力的球体点缀得无比高贵与神圣。

    “这是女皇给予你的,作为这次任务成功的奖励。”多托雷的语气总是不疾不徐的,好像对于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一切都运筹帷幄。

    “神之眼?”你皱眉,伸手从他的指间接过了这枚漂亮的玻璃球。

    虽说能感受到它体内同达达利亚那枚神之眼近乎相同的元素力,但力量上要相差甚远,甚至你只要利用一点点的神圣力去感知,都能从中察觉出非同一般的邪恶气息。

    在知道神之眼获得方式的情况下,你无比确定,这绝对不是个好东西。

    “这是邪眼,你手中的这一枚是火属性。”令人意外的是,多托雷似乎并不打算向你隐瞒这东西的信息。

    “这和神之眼差不多?”你开门见山地问。

    “可以这么理解。但它终究只是仿制品,无法发挥像神之眼那样的光芒。”多托雷答。

    “那我不需要,我的神圣力会比它更强。”你一把捉过多托雷的手腕,在他难得有些错愕的注目下,将那枚邪眼塞回了他的掌心。

    不过他仅仅只是惊讶了两秒,很快就像是被你的行为所取悦般,低眉淡淡道,“是不满意火属性么?我可以为你更换其他种类,或者说,你想要同时拥有七种元素力?”

    你:“……”

    没想到多托雷会这么理解,你颇感无语。

    你对这种东西根本没什么兴趣,但为了避免后续的麻烦,你还是从他手中再次将邪眼拿了回来,尔后敷衍地道了句“谢了”,就这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你能感受到从邪眼中不断散发而出的不祥,那东西百分百会折你的寿命,因为你曾经接触过太多相似的邪祟。

    但现在你比较在意的是,他们为什么要给你邪眼?

    莫非达达利亚已经将你不死不灭的设定告知给了女皇,所以她才特意赏赐你一个会折寿的邪眼,让你用“自己不会死”和“邪眼逼你死”的设定搁那卡bug?

    还是说……在他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故意送你一个邪眼好让你快些归西?

    你不能理解。

    不过那天多托雷并没有阻拦你的脚步,只是一直望着你的背影,直到你消失在长廊的尽头。

    第13章 至冬国(13)

    你最近有点想辞职跑路了,原因还挺多。

    一是你在愚人众干了快四年,到现在为止却还是个有实无名的小喽啰。

    那些愿意听你话的新兵不是因为你的名号有多响亮,而是他们挑衅你的时候被你揍得太凄惨。

    总的来说,是你用实力打出来的威严。

    二是给你发工资的那位执行官,潘塔罗涅。那家伙可是画饼达人,从你加入愚人众为他们做苦工开始,他就时不时地会在你的工资里加点提成,并告诉你:

    只要有钱,你就可以打听到任何你想要知道的讯息。

    然而在你经过至冬国大范围的走访后发现,除了你的钱包正在日益消瘦以外,这片永恒冻土之上基本没有人知道神圣王座的事情,更别说关于你本人的身份。

    综上所述,你在愚人众旗下无名无姓地打了四年苦工,用千辛万苦赚来的摩拉去找至冬人买了一堆毫无作用的情报,然后他们又拿这笔钱雇佣愚人众的佣兵,也就是你,去帮他们解决更加麻烦的敌人。

    “嗯……”你摸着下巴琢磨了两秒。

    好一个资金周转平衡啊!四舍五入不就等于只有你在打白工吗!拿自己花出去的钱雇佣自己打怪,这是个什么操作啊!

    “我靠,老娘不干了!”

    想到这里,你愤然拍桌,然后取来旁边的纸笔,行云流水地写下了一串辞职说明,最后将它往信封里一塞,转身罩上那条银白色的披风就往至冬宫的主殿走。

    ……

    按照你所在世界的正常辞职流程,在申请离职前,你必须先向上级部门提交自己的档案信息,并且需要他们敲章核实后才允许进行下一步操作。

    你不知道在愚人众里是否也有这么一套繁琐的流程,但想着多一点准备就能多点保险,你还是在提交信件前先去了一趟档案室。

    这间坐落在至冬宫三楼走廊尽头的房间,有着堪比图书馆的庞大面积。

    无数刻有愚人众暗纹的红木书柜成列摆设在典雅的流苏红毯上,每一格上头都整齐地贴上了标签,指明了该书柜里的档案袋都隶属于哪支队伍的新兵。

    在你自己的世界中,你虽身为圣职者,并且在造反前也和很多教父一样,每分每秒都捧着本写满了外文的书籍到处游历传教。

    但说实话,你最讨厌看书,其中也包括你手上的那一本。

    你本人都在试图将神明拉下王座的战争中被打死五次了,这本跟着你一道出征的书却还像刚出厂的一样。

    封面新的发光,内角整洁干净,让你那个看上去比你还年幼的老爹都连连摇头。

    遂此刻在这一堆密密麻麻的文字里寻找自己的档案,就好比让你去天上捞那颗长得像神之眼的星星,艰难无比。

    就在你一筹莫展地不知该从哪里开始找起时,静谧的档案室里意外地传来了书页被翻动的声响。

    这里居然还有别人在吗?

    你收敛了一下那刚才回忆起过去时瞬息万变的表情,然后循着声音的来源踏过地毯,悄然无息地靠近了目标。

    就在档案室的中央,几张办公用的书桌被并排放在了一起,桌上配备有公用的纸笔,从使用程度来看,平时会来档案室的人真的不多。

    彼时身穿银灰外套的男人静静矗立在办公桌前,阳光透过玻璃窗户淡淡洒落房间,为他的肩膀镀上了一层朦胧的薄纱。

    他背对着你,身形修长,颈间一圈兽毛制成的衣领让你想起了那几个总爱拿你当工具人来使用的执行官。

    不过你面前这位老熟人的气场虽然与他们相近,可他生着一头耀眼的橙发,性子也爽快利落,与潘塔罗涅或是多托雷那种城府颇深且饱和度极低的家伙相比,他不讨厌,但很烦人。

    你和阿贾克斯还不是那种熟到见面就会笑嘻嘻打招呼的类型,更何况,你现在得改口叫他达达利亚。

    男人正低眉看着手中的文档,神情无比专注投入,以至于完全没有发现你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少年同猫儿似的踮起脚尖隐藏了气息,慢慢接近了达达利亚的身侧,抱着好奇他在看什么档案的心态,你从他的脑后鬼鬼祟祟地投去了目光。

    结果好巧不巧,你还没来得及看清达达利亚手中的文档,眼角余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