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求法

    李尺泾轻轻收剑入鞘,青白色的月华秋元如同有生命的流水般在他身侧徘徊巡梭,映照出一片片月光水光。

    身后的萧元思也挥手散去手中伤痕累累,几乎下一刻就要消散的玉元法盾,轻笑道:

    “师弟好锐的剑气,这《月湖映秋诀》修成的月华秋元果然不凡。”

    李尺泾却皱着眉头,闷闷地道:

    “我听闻镗金门攻入了蕈林原。”

    萧元思叹了口气,脸色也有些难看,安慰道:

    “我听闻我家里人说了,李家并无大碍,师弟不必忧心。”

    李尺泾低着头,紧了紧手中剑,却依旧闷闷不乐地开口道:

    “家中之事师姐已经同我讲过了,只是……为何我听闻蕈林原上无一人驻守?”

    萧元思闻言一滞,垂了垂眉,低低地道:

    “镗金门趁我青池宗换防之时出手……守备的修士中了计……”

    萧元思语焉不详地说了几句,见李尺泾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连忙转移话题道:

    “这几年南边的妖物不太老实,宗内打算抽调人手,派去南面御敌,我看了看名单,除去师尊我青穗峰还要出两个人手。”

    李尺泾歪了歪头,询问道:

    “师尊的意思是?”

    萧元思弯下腰,笑道:

    “当然是你与我一齐前去,袁湍不善争斗,便留在峰内。”

    拍了拍李尺泾的肩膀,萧元思笑道:

    “你练的是剑法,不到尸山血海中闯一闯怎么能成,至于我……炼丹上还有两把刷子,宗门的意思恐怕也是将我派去给你们打后勤。”

    李尺泾恍然大悟,一时间也有些跃跃欲试,笑道:

    “倒也不错,只是这一去不知要多久才能归来了。”

    萧元思点点头,回答道:

    “这倒也是,你寻空寄信同家中人说一说,宗内也非叫我等白干活,提些要求为家中寻点好处自是没问题。”

    李尺泾听了这话顿时来了精神,兴致勃勃地开口道:

    “宗内可否赐下功法?”

    “功法?”

    萧元思皱了皱眉,低声道:

    “你已经练成了《月湖映秋诀》,何必再去求……”

    说着突然恍然大悟,萧元思低声道:

    “可是为家中求法?”

    见李尺泾点头,萧元思低头思忖了几息,这才开口道:

    “修行功法向来是诸家之密,恐怕不好来要。”

    “算算日子,家中的兄弟们眼看也到了胎息巅峰,却没有什么好的练气功法,我便想着求上一求。”

    李尺泾将手中青锋往桌面上一放,闷声道。

    “功法尤为珍贵,少有人会将自家法门拿到坊市上去卖,甚至不会随身将功法带在身边,到了破族灭门之时也会鱼死网破,将功法通通销毁,要想找一门合适的功法传承着实不容易”

    “不如这样。”

    萧元思点点头,正色道:

    “这法诀我萧家来出,你替我萧家向宗内要枚遂元丹作抵。”

    “遂元丹?!”

    李尺泾愣了愣,有些焦急的开口问道:

    “师兄可是要突破筑基?!”

    “为家中的一位族叔求的罢了。”

    萧元思摇摇头回答道:

    “这遂元丹能增加筑基半成成功率,用料本不算珍贵,只是丹方被掌握在宗门手中,丹药只作赏赐,故而变得难得起来,我便折作你一门三品功法……”

    “师兄好狡猾。”

    李尺泾嘿嘿一笑,低声道:

    “遂元丹虽然是练气期的丹药,但有价无市,珍贵得很,区区一门三品功法我可不换!”

    看着萧元思一脸无奈,李尺泾哈哈一笑,这才开口道:

    “我任选你萧家两门三品功法,再加上一门采气诀。”

    萧元思一时间乐了,没好气地回答道:

    “一门三品同一门二品,再加上采气诀。”

    李尺泾笑着点点头,回答道:

    “那师兄可不要拿那市面上流通的货色来敷衍我,我要正法,才不要古法秘法。”

    萧元思见他那模样也笑出了声,将几门功法一一描述了,李尺泾仔细听完,皱着眉头道:

    “师兄可有采用湖中金秋的练气诀?黎泾山就在望月湖旁,能用上这湖中金秋最好。”

    萧元思摇摇头道:

    “哪有那么好的事儿,我见过吞服湖中金秋的也就你练成的《月湖映秋诀》。”

    李尺泾点点头,思忖了十几息,笑道:

    “那就这三品的《江河一气诀》和二品的《清灵元法》,家中地界上芦苇河网众多,采取这江中清气也方便。”

    ————

    眉尺山洞府。

    李项平闭关了几日,终于将气息调整至巅峰,长长出了口气,自觉体内法力更加精炼,原本几年都不曾长进的修为终于有了动静,距离突破胎息第五层玉京轮更近了一分,顿时有了些喜色。

    出了石室,李项平便见李通崖在洞府大厅中静静画着符箓,望着李项平笑了笑,低声道:

    “出关了。”

    眉尺山洞府的三个石室经过了改造,一间存放着那些灵稻与灵物,两间专门用来闭关修行,李玄宣正在其中一间闭关。

    李项平坐在石桌旁,听着李通崖将一路上的见闻和家中的诸事说了,皱着眉头思忖起来。

    “镗金门和青池宗的谋划我等无从去管,眼前这汲家已经将我家堵在山中,却不可不防。”

    “虽然如今镗金门已经退走,但汲家实力依旧远在我等之上……”

    李通崖点点头,沉声道:

    “华芊山和整个万家地界已成一片废墟,我途径东边卢家地界时听闻卢家折了练气修士在汲家手上,两家之间结了仇怨,绝不会善罢甘休。”

    “这倒是好事。”

    李项平饮了口茶,又低声道:

    “卢家将汲登齐拖在东边,华芊山下又是一片废墟,汲家没有个一二十年是腾不出手西进的,待到那时候,二哥也应练气了。”

    “不错。”

    李通崖停了笔,轻声道:

    “下次前往冠云峰,将老道的这些物什卖了,应该能凑出一份小清灵气来。”

    李项平眯了眯眼,正色道:

    “宣儿还是差点果断,兴许是未曾见过血,待到他突破了青元轮,便唤他去管一管族兵,杀些妖物见见血罢。”

    “毕竟才十四五岁。”

    李项平摇摇头,却见李通崖轻轻一笑,戏谑道:

    “这可难说!有人十四五岁便独自杀人剁碎了喂狼,回到家还能若无其事地吃下一大碗粉面。”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