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章 组建家庭

    寂静的黑暗里,鹿不二掌心的漆黑物质如活物般鼓动,沿着他的血管脉络流淌,从指尖的皮肤钻了出来,花朵般聚拢绽放。

    千丝万缕的,就像是灰烬一样。

    他第一时间联想到了自己脑海里出现的恐怖幻觉,那尊伟岸的黄金古树燃烧殆尽以后,就只剩下这种漆黑的灰烬,随风飘摇。

    “当初那枚献祭用的心脏吊坠,并没有在我的手上消失,而是以某种方式进入到我的身体里。正因如此,神圣律动才会变化,出现那种诡异的旋律。而这个心脏吊坠在吞噬了我体内的癌细胞以后,不仅释放出了我所需要的生命能量,还诞生了这种物质?”

    他不确定这种诡异的物质是什么,只能给出合理的推断。

    随着他的心念微动,千丝万缕的灰烬回归了掌心。

    将近十年的抗癌,他终于等到了一线转机,哪怕暂时还无法确定能不能根治癌症,但他的确有了在净土里活下去的资本。

    他能感受到体内的蓬勃生机,就是最好的证明。

    进化后的生命能量在修补着他千疮百孔的身体,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比以前健康了太多,曾经被癌细胞所破坏的组织器官都得到了修复,战斗所受的外伤也基本愈合得差不多了,精气神相当饱满。

    “进化之路,第一界层,起源界。”

    这就是他目前所抵达的位阶,当前所强化的似乎就是纯粹的肉体,他尝试着握紧拳头积蓄力量,觉得自己能一拳打爆一头牛。

    当然,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这还远远不够。

    他必须要变得更强才行。

    尤其是昨天异鬼潮的袭击,让他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

    那些异鬼显然是刚刚破茧的,也就是在茧中就已经畸变,很有可能是受到了异教徒们的污染,跟当时在往生之地的情况类似。

    而当他来到神根城以后,竟然把那群异教徒忘得一干二净。

    显然有问题。

    谁在他的记忆里动了手脚,又试图隐瞒什么?

    鹿不二百思不得其解,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天空里弥漫着苍茫的雾,高耸的金属壁垒被一线阳光照亮,寂静的军营里响起了嘹亮的号角声。

    “鹿哥,你醒了?”

    何赛也从睡梦中苏醒,看到他醒过来很是惊喜:“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那种很明显的,衰老的感觉?你是不知道,昨天真的吓死我了,我真怕我睡过去以后,再醒来的时候你已经僵了……”

    鹿不二眼角微微抽动:“我好的很,暂时不用担心我,神圣律动对我的负担没有那么大,最起码还能活一段时间。”

    关于这点他还是没说实话,毕竟那枚心脏吊坠是异教徒们的东西,很有可能牵扯出一些可怕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牵连别人。

    有什么问题他自己承担就好了。

    “真的假的?说好的一声兄弟一起走。”

    何赛惊喜地从睡袋里爬起来围着他转,确实没发现早衰的迹象:“咱们说好了要一起当乱世孤儿的,你可要说话算话。”

    鹿不二以手扶额:“你这话说的确实是铁血孤儿,不要担心那些有的没的,我不仅不会死而且很凶猛,打你两个不是问题。”

    说完他捡起一块木桩,双手用力一撕。

    咔嚓一声。

    木桩应声碎裂,碎成了两半。

    何赛不服气了,他也有样学样捡起一块木桩,用力一撕!

    木桩毫发无损。

    “不会吧,差距这么大?”

    何赛的脸绿了:“我成弱鸡了?”

    “倒也不是,我的力气也不会比你大很多,但恰好超过了木桩能承受的极限压力而已,所以不用灰心,过一阵子你也可以。”

    鹿不二看了他一眼,忽然问道:“何赛,你还记得当时咱们在往生之地里遇到了什么吗?那群异教徒你还记得么?”

    何赛一愣:“什么异教徒?”

    果然,这家伙忘记了。

    鹿不二摇头道:“没事,我随便说说的。”

    这是他们来到净土以后的第二天,先是往壁炉里添了点柴火,接着煮了两碗青菜粥搭配白面包对付了一下早饭,再把满是血污和尸液的军装脱下来洗了洗,架在篝火堆上烘干。

    相比于五百年前的世界,生活质量是直线下降。

    简直就像是难民。

    洗完衣服以后,棚子里的水都不够了,好在营地里还有可以打水的水井,他俩拎着水桶一路小跑,冻得浑身哆嗦。

    哪怕走上了进化之路,也还是扛不住如此严寒。

    营地里陆陆续续也有人起床了,他们居住的都是精心搭建的木屋,早饭吃的都是燕麦粥和烟熏火腿,甚至还有咖啡和早茶。

    看得孤儿们直咽口水。

    “军营里没有晨跑么?怎么连教官都没有?”鹿不二看到绝大多数的高能种们吃过早饭,干脆就躺在门口的椅子上晒起了太阳,丝毫没有军人们的干练风气,透着一股子散漫。

    “我也不知道啊,就算是这些老兵没人管,可我们是新兵啊,怎么没人来给我们训练?”何赛表示无法理解,很是茫然。

    一位已经秃头的中年士兵从他们身边走过去,嗤笑道:“多大的脸还要人来单独给你们训练啊?看来你们还不了解净土的技术,我们根本就不需要日复一日刻苦训练,我们的体能都随着界层的进阶而提升,至于战斗的经验和技巧……直接兑换记忆晶片就好了。”

    “记忆晶片是什么东西?”

    “最便宜的十个功勋一枚,入手后附着在眉心上冥想即可,神圣律动会让你感知到它所蕴含的记忆,再把记忆植入你的脑海里。”

    那位中年士兵好心科普道:“届时,记忆晶片里的技巧就会变成你的本能,根本不需要每天刻苦锻炼。我来到净土四个月,就掌握了四种剑术和六种近身格斗术,甚至还包括枪斗术。”

    鹿不二吃了一惊,没想到净土里还挺赛博的。

    何赛好奇问道:“兄台,敢问贵庚啊?”

    “二十岁!”

    中年士兵对自己那是相当的自信,笑容灿烂:“很年轻对不对?我叫周意,跟你们是一个地方的,听口音就能听出来吧?之前我在科技街那边住,五百年前是程序员,以后多多关照!”

    说完,他拎着水桶就走了。

    鹿不二目瞪口呆。

    “确实年轻啊,程序员修行神圣律动,buff叠满了。”

    何赛喃喃说道。

    鹿不二陷入了沉思:“记忆晶片听起来的确是好东西,如果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先换这玩意……何赛,我们有多少功勋?”

    何赛摇头说道:“不知道,我们的功勋目前还在统计。对了鹿哥,你得小心一点,昨天那个副官跟我说……”

    他把昨天得知的,有关神圣暴动症的事情说了出来。

    鹿不二一愣,心想原来如此。

    怪不得他昨天变得那么暴躁,事实上他至今都有种躁动的感觉,想要释放体内澎湃的力量,情绪相当的不稳定。

    头顶响起了无人机的盘旋声,冰冷的机械音再次响起:“二等兵鹿不二,三等兵何赛,请立即前往军需库领取你们的资源!”

    何赛瞪大眼睛:“咦,我们不是新兵了?我成三等兵了?鹿哥,你为什么是二等兵?等等,我知道了,你昨天杀的异鬼多!”

    鹿不二沉吟片刻:“先去看看再说。”

    ·

    ·

    第三城卫军的军需库当然不会建立在城门口,而是在营地外一公里处的军事禁区里,这里到处都是戒备森严的哨塔,马路上还有装甲车呼啸而过,还能听到士兵巡逻时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不得不说,净土的军区在传递指令方面的效率无可挑剔。

    无人机通报以后,鹿不二和何赛一路上畅通无阻。

    根本就没有人阻拦他们。

    而在阿卡夏圣教发放的法律文件里,他们是没有自由出入军营的权利的,倘若没有特殊指令的话,一辈子都要待在那里。

    营地里还有不少士兵都接到了通知去军需库领取资源,他们显然已经有过很多次这样的经历了,因此一路上都表现得很淡定,还有人在讨论起这次的资源分配,谈话的内容让人不寒而栗。

    “昨天我老婆病危,今天尸体就被拖走了。我积累的功勋很多,上面应该会给我分配一个新的过来,希望是个年轻漂亮的。”

    “我年纪大了,倒是想要个女儿来照顾我,可惜我的功勋值应该是不够,还是留着换神树髓液吧,不知道啥时候能轮到我。”

    “我只希望不是个拖油瓶就行,我可没空照顾他。”

    这些高能种们似乎都已经被净土里的规则所同化,沧桑的面容看不出任何表情,阴翳的眼神仿佛野兽似的,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他们的衣服上还有劣质的酒气和烟味,很难闻。

    何赛还是个单纯的少年,自然不太喜欢这群人,下意识远离了他们,转念间又想起副官昨天对他说的话,一时间有点恍惚。

    “你的老婆要来了。”

    鹿不二低声提醒道。

    所谓的军需库仿佛是一座巨大的藏品馆,道路两侧都有荷枪实弹的守卫把守,正门口的副官已经抱着一堆文件,等候了多时。

    “来得还算准时。”

    副官看了一眼手表,招手示意道:“进来吧。”

    来到军需库以后,高能种们就明显收起了散漫的姿态,隐隐还有种谨小慎微的感觉,显然是在畏惧着军部的上级们。

    副官的带领下,他们穿过一层层的金属门,每当通过一道门就要接受激光的安检扫描,四面八方的摄像头转动着锁定每一位士兵,沿途所经之处是戒备森严的办公区,高级军官们出入往来。

    “不要乱看,也不要乱说话。”

    副官把文件分发给每个人,带着他们抵达了一座露天别院,这里就像是修道院般安详宁静,鸟语花香的庭院里生机盎然,圣洁的天使石像坐落在水池中央,喷泉迸射出细密的水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按照文件上的号码,找到相对应的房间。”

    鹿不二的文件号码是十三,至于具体的法律条例足足有二十页之多,一时半会根本就看不完,只能先找到对应的房间再说。

    “鹿哥,我走了!”

    何赛的文件号码是二十七,明显是在另一个方向。

    至于剩下的高能种们明显就不是第一次来这座修道院里领取资源,轻车熟路的按照对应的号码找到了房间,推门走了进去。

    鹿不二隐约意识到了什么,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抵达了十三号房间,尝试着转动门把手,房门轻轻打开,阳光扑面而来。

    明媚的阳光里,冰雕玉琢的少女抬起眸子,瞳仁苍白无暇。

    “初次见面,兄长大人。”

    【推荐票】

    【月票】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