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在劫难逃

    []

    金刚宗老祖这里的感慨与唏嘘,许青自然是看不到的。

    此刻的许青,在这拾荒者营地内轻车熟路的购买了一个居所,作为自己临时休息之用。

    而拾荒者营地虽对于外来人的居住权有一定要求,可若是本身具备不弱的实力,那么所有的规矩就都不是规矩。

    于是在许青的凝气三层灵能散开后,他顺利的买到了一处木屋,同时因购买能力的显露,顺利的吸引过来了两个不怀好意的拾荒者。

    他们的头颅,很快就被许青熟练的挂在了门口。

    就这样,拾荒者营地的所有人,接受了许青的到来,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即便是一开始有人对他关注,但许青平日的表现,与拾荒者没有任何区别。

    杀人也好,外出做任务也好,购买白丹也好,甚至走在营地内那种将警惕与谨慎刻在灵魂中的本能反应,无不证明他就是一个真正的拾荒者。

    于是渐渐也就没人去太过注意他这个外来者,毕竟,荒野里陌生的拾荒者比比皆是,总有人在外面呆久了,想要找个居所修养。

    而许青也在这种隐藏中,每天外出去金刚宗附近小心谨慎的观察,这段时间里,他也看到过一些从山上下来的金刚宗弟子,来到这处拾荒者营地找乐子。

    他们的出现,使得拾荒者们敢怒不敢言,大都神色露出讨好之意。

    其中有那么几個下山的弟子,许青还有点眼熟。

    记住网址luoqiuxzw.com

    记忆里,应该是当初他去放毒放火时见到过。

    他们一个个虽进入拾荒者营地时神色傲然,可隐藏在心底的仿徨与无奈之意,还是透过他们的眼睛,被许青察觉。

    另外,随着时间的流逝,许青也渐渐探寻到了金刚宗更多的信息,作为搬迁过来不久的宗门,一举一动自然被拾荒者重视。

    所以半个月后,许青已经对金刚宗的近况,了解颇多。

    “宗门只剩下了不到一百人。”

    “七个长老走了四个,如今只剩下三个,除了他们外,还有一个宗主,金刚宗老祖如今麾下的强者,就是四位了。”

    “依附于离途教,受离途教庇护……””

    许青盘膝坐在居所内,分析这半个月来获得的信息,他很有耐心,尤其是面对一个筑基强者,哪怕他觉得自身的战力,眼下是可以战胜的,但毕竟没打过。

    所以许青的谨慎一如既往,哪怕分析了这些线索,也还是没有动手,而是继续等待下去,直至又过去了半个月后,他无意中从两个下山的金刚宗弟子的对话里,探知到了一个让他目中露出精芒的消息。

    “老祖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每次他邀请的人到来,就开始让我们隔三差五的下山,装作无意的向着四周拾荒者营地散出宗门的一些信息,何必呢。”

    “对啊,这都半年了,也没见小孩上钩,唉,尤其是老祖频繁邀请朋友,往往一个走后没几天,第二个就来了,我们这散播消息也太频繁。”

    “没办法……老祖的命令,谁敢不听。”

    这是一天夜里,许青暗中潜随两个金刚宗的弟子,在他们快要上山时探听到的对话,在听到这些后,许青不动声色的回了营地,之后的几天,他心中更为谨慎,观察的也越发细致。

    直至他在这拾荒者营地居住了一个半月后,终于在这一天的黄昏,于金刚宗附近隐秘查探的许青,看到了一道长虹,从不远处的金刚宗山顶,踏空远去。

    隐隐的,山顶上似乎有人相送。

    许青眼神微敛,将目中内的凌厉收起,转身回了营地居所,开始整理自身的武器与毒粉,随后看着外面的天色,默默等待。

    与此同时,金刚宗山顶大殿外,金刚宗老祖望着远去的道友,心底叹了口气,他毕竟不好长时间留人在此,又是转身走回大殿时,他开始琢磨下一个邀请谁过来。

    “用不了太久了,丹药就要成型,届时我吃下后冲开第三十个法窍,形成第一团命火,具备开启玄耀态的能力,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可以松口气了。”

    喃喃中,金刚宗老祖踏入大殿,身影消失。

    外面的天色,随着黄昏的黯然,渐渐地阴暗下来,寒冷的风呜咽的吹去,扫过拾荒者营地,越来越大。

    地面的尘土因天气的寒冷,被冻的很坚硬,无法被掀起尘埃,唯有一些垃圾之物,在风中打着卷移动,传出哗哗之声的同时,寒风也落在营地里一些龟缩身子的孩童身上。

    仿佛化作了一把把利刃,要将一切弱小支离破碎。

    不多时,雪花也不甘示弱的从天而来,飘散整个红原,弥漫了目光所及的大地。

    今夜,雪很大。

    星星点点的雪花很快化作了鹅毛,一层层的覆盖地面,使得拾荒者营地里没有屋舍只能睡在外面的人们,瑟瑟发抖,目中带着死意与麻木。

    这个冬天,比以往似乎更冷,会冻死更多的人。

    风雪里,整理好了一切的许青,走出了木屋。

    他看着天空的雪,感受着天地的寒冷,缩了缩衣襟,又扫过营地里瑟瑟发抖的孩童,沉默了片刻,向前走去,但他没有关门。

    门内的屋舍里,还有篝火的余温,与外界温度的反差,使得一团团白雾在那里弥漫,吸引了附近孩童的注意,他们眼睛里的死意,似乎在这一瞬,重新升起了希望。

    风雪中,许青的身影越走越远,越来越快,到了最后他整个人好似融入到了风中,化作了一道残影,向着金刚宗山门所在方位,不断地逼近。

    他体内的气血正在沸腾,他的化海经正在运转,他的全身有紫色的光在流动,汇聚头顶,隐隐有天刀之影正飞速形成。

    在快要到达时,许青抬头看了眼大雪里的金刚宗。

    月光被雪撕裂,本应形成斑驳洒落在金刚宗上,可四周的雪又将月光折射,如同重新拼凑,这就使得月光下的宗门,很是清晰。

    清晰的宗门,映入许青的目中,化作了杀机与凌厉,下一瞬许青的身体猛地飞起!

    他的腿上飞行符闪耀光芒,身影如刀光,直奔天空,破开风雪向着山顶大殿,呼啸临近,越来越快,刹那间,他的身影就到了大殿半空。

    在这里他没有任何犹豫,右手抬起,向着山顶大殿猛地一斩。

    斩下的刹那,他的身后天地轰鸣,一把巨大的天刀之影,直接就显露在了苍穹之上,风雪虽强,可在这一瞬却无法撼动天刀丝毫,更有紫光弥漫,随着许青之手,这天刀呼啸,斩开风雪,向着山顶大殿落下。

    远远看去,天刀足足数十丈,极为惊人,此刻落下时气势更是狂暴,好似一切存在于其面前,都要被直接斩成两半。

    速度之快,眨眼间就落在了大殿上,巨响惊天,整个山体都震动起来,大殿更是在这刀光下不堪一击的崩溃,从中间碎裂,直接两半。

    碎裂缝隙里,露出了抵抗了这一刀后不断倒退,神色变化的金刚宗老祖。

    他看到了许青,可不等其开口,站在半空的许青,斩下第二刀!

    修为的提升,使得许青这感悟自神庙的刀,可以斩去多道,尤其是他来的路上早已蓄势,此刻没有丝毫停顿,第二把天刀之影,在他身后蓦然幻化,向着金刚宗老祖,再次落去。

    轰鸣声惊天动地,紫色天刀又一次落下,在金刚宗老祖的一声低吼中,直接就与他再次碰触到了一起。

    轰鸣间,山顶大殿彻底崩溃,金刚宗老祖怒吼,连续抵抗这两刀,他体内气血也在翻滚,身体蓦然倒退了百丈外,挥手间身下怒目金刚虚影直接显露,气势爆发。

    但他的头发此刻散乱,嘴角带着一丝鲜血,显然许青的这两刀,给他的感觉极为凶险!

    “这位道友,你……”金刚宗老祖尽管内心已经猜出了一些,可更多还是无法置信眼前之人的强大,于是飞速开口,试图确定猜测。

    可他话语还没等说完,就面色突然大变,身体猛地全力倒退,可还是晚了一点,地面上没有人注意到,被隐藏在了黑夜里的影子,早就在许青的控制中飞速临近,眨眼间落在了金刚宗老祖的身上,刚要收缩。

    金刚宗老祖虽反应极快避开,但手臂还是被碰触,瞬间手臂异质浓郁,化作青黑,这让他内心骇然至极。

    与此同时,半空中的许青冷冷的看着金刚宗老祖,没有任何话语,将自己一路上蓄势出的第三刀,再次斩下。

    瞬息间紫光滔天,刀影幻化,破开风雪劈开八方,向着此刻倒退欲避开影子的金刚宗老祖,再次落下。

    轰鸣间,金刚宗老祖身下的金刚之影发出嘶吼,双手抬起全力阻挡,巨响中那金刚之影双臂崩溃,金刚宗老祖嘴角又一次溢出鲜血,身体被轰击的不断退后。

    但他身为筑基修士,哪怕并非大宗功法所晋升,但筑基就是筑基,本身的战力还是极强,此刻三刀以及影子偷袭,竟也只是受伤,不断地退后中,他猛地抬头双目血丝弥漫,向着许青咬牙开口。

    “你是小孩!”

    与此同时,金刚宗内弟子纷纷骇然,宗主以及长老等人全部冲出,一个个神色剧变,看向苍穹。

    苍穹上,许青长发飘飘,拾荒者的打扮更是增添了杀气,月光下,风雪里,好似冥司一般,掌管生死。

    看小说,630book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