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两天后,江祝紧紧盯着墙面。()

    警署羁押室内的投影钟表正每分每秒跳动着,还有一分钟,他就监禁期就满了。

    ①想看月坠明夏写的《漂亮人鱼和陛下匹配100%》第六十四章吗?请记住.的域名[()]①『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在这里呆了七天,江祝身心都充满了疲惫。

    隔壁管理人员正准备给他办理释放手续。

    江祝在心里默默数着时间,四点一到,管理人员手里拿着释放文件,走到了江祝的羁押室外,他立即站起来,大声道:“我可以走了吗?”

    “过来签个字。”管理人员把羁押室的门打开,江祝满怀激动的心情,站起来在狭小的空间里签了字。

    管理人员道:“恭喜你啊,可以离开了,以后要改过自新,不要再触碰违法的事了。”

    “对了,你的家人已经在门口来接你了,阵仗还挺大的。”

    他被监禁的时候没人来,现在出来了,他爸会亲自过来?

    老头子怎么看都应该没有那份闲情逸致,毕竟当年接他到江家的事都是让秘书操办的。

    不过既然能来,说明还是在乎他的吧。

    只是阵仗挺大什么意思?

    江祝有点忐忑地从正门出去,没看见江父,却见到一张非常惹人生厌的脸。

    江彻和他的助理正坐在大厅等候的椅子上,见到江祝,江彻一反常态带着笑脸,热心道:“几天没见,你受苦了,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为什么是江彻来?

    江祝心里有些不安,江彻从来就没给过他好脸色,这个时候怎么会亲自过来?

    他迟钝地被江彻推着往前走,心里的不安感却像涟漪一样扩散得越来越大。

    直到看到警署门口站着六七家媒体。

    江祝攥紧拳头,果然,他就知道江彻不会安什么好心,是想请媒体过来看他的笑话吗?他低着头想快步走到车内,偏偏江彻暗中使劲按住他。

    媒体的摄像机咔嚓咔嚓不断拍照,江祝衣服皱得不成样子,头发也乱糟糟的,而江彻浑身光鲜亮丽,一副精英干练的模样。

    两兄弟站在一起,对比太过鲜明,星河医药大公子有多优秀,私生子就有多废物。

    偏偏江彻在媒体面前说自己弟弟不成器,给社会添麻烦了,以后他会好好教育弟弟。

    江祝听得直起鸡皮疙瘩。

    太恶心了。

    江彻装什么好哥哥。

    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公众人物,上新闻就上新闻呗,丢的反正也是星河医药的脸面,江祝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就站在江彻身边,任由他伪装成媒体最喜欢的模样。

    等得不耐烦时,身后警署突然冲出来好几名警察,围住了他们。

    变故突生,江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害怕,底下的媒体也以为有什么大新闻,只有江彻镇定自若,围观着警察再次扣押住江祝。

    江祝的手腕碰到冰凉的镣铐时,这才回过神来,大喊道:“为什么抓我?我明明在释放文件上签字了!”

    “

    ()    你们不能抓我!()”

    这可太戏剧性了,没想到今天被星河医药请来还能看到这样的大场面,媒体们疯狂拍照,江彻脸上也充满惊慌失措,他拉住办案的警察,非常有礼貌道:“请问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弟弟?他明明因为网暴案件已经关押七天了。?()『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警察道:“我们接到消息,有人报案称江祝和其团伙涉嫌凌虐他人导致受害者自杀案件,案件详情正在调查中,等调查结果清楚,会向社会公开。”

    江彻一副涉世未深的纯良模样,震惊道:“我弟弟怎么会做这种事呢,警察叔叔,你们一定要调查清楚,还我弟弟一个清白。”

    江祝听到警察的话已经十分害怕了,谁自杀了?沾上这种罪可不是简简单单拘禁几天就能出来的,警察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是谁想害他?

    他拼了命地想回头,四肢强硬地拒绝再次进入羁押室,可拗不过训练有素的警察,江祝满脸愤懑地回过头却看到江彻背着媒体微笑的嘴角。

    难道是江彻?

    怪不得今天带这么多媒体,是想把他往死路上逼,江祝绝望极了,一路拳打脚踢,口中骂骂咧咧喊着江彻的名字。

    江彻满意地看着江祝挣扎的背影,心想江祝再怎么挣扎也没用了。

    他派去盯梢江祝的人早就发现江祝平常会跟一群小混混欺凌他人,这件事可大可小,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前根本没什么用,只能是小打小闹,所以他还让人去调查了江祝之前做了什么。

    这一调查不要紧,江祝和他的混混朋友曾经欺凌过一个无业游民,导致对方患有抑郁症,今年跳楼自杀了。

    这才成了江彻今日计划的最核心要素。

    他根据报警的时间,故意在警署门前带着江祝拖延,为了就是媒体能拍到最有戏剧性的画面。

    既然他爸爸要他在媒体前扮演兄友弟恭,他就好好扮演,只是弟弟是否值得关爱,那就由媒体来决定了。

    转过头面对媒体,江彻立马换上一副悲伤不安的表情,道歉道:“目前事情真相不明,不过警察一定会让真相浮出水面,也会还我弟弟一个清白。”

    媒体又是一阵疯狂拍照。

    江彻在媒体前秀完了好哥哥形象后,这才用手帕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泪水,随后被助理拥着回到了自己悬浮车内。

    到了车内,江彻立马换上了一副冷漠的表情,他丢下手帕,用免洗消毒液喷了喷双手。

    助理在前面开车,望着后座的江彻,问道:“老板,现在我们去哪?”

    “回家,回老宅。”江彻挑起嘴角,“给我爸报喜去。”

    半个小时后,江家大宅内。

    江父得知今日经过后,被气得血压升高,不得不回房间休息,江彻让厨房送点参汤进去,自己就离开了。

    去公司的路上,助理问道:“这件事老爷子知道是你干的怎么办?”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江彻不屑极了,“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作为良

    ()    好市民有义务维护城市的治安,我报警又做错了什么?”

    “真正做错事的人不是我,是江祝,给江家抹黑的人也是他,如果他不想落到今天这个下场,就不该做这些破事,欺负一些没权没势的人就了不起了?算什么本事?”

    助理又道:“那现在还要去继续找直播平台购买夏诺直播的转播权吗?要不要增加投入?”

    江彻心情大好,他摇了摇头,“不了,既然江祝得罪了夏诺,这件事本来就不可能了,我们也有借口退出了。”

    “那理事会找茬怎么办?”

    江彻切道:“找茬?现在江祝身上有抹不掉的黑点,爸他身体不好,江家还有谁能出来主持大局?他们闹就闹去,现在是我当家做主的时候了,家里没有其他人,就算我现在解散精神力项目组,几个亿打水漂,他们也拿我没办法,不想和我合作了就把手里的股份买了,我买。”

    关于星河医药小公子涉嫌聚众欺凌他人案件再次上了新闻,这次比上次的传播范围还要广。

    江彻看着新闻,感慨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就应该早点这么做的。”

    在看新闻的不止是江彻。

    陛下回访德拉的这些天,每天都有新闻报道陛下参观了什么地方,还有现场拍摄的照片,诺诺也养成了每天都会去新闻页面看看陛下的新鲜照片。

    他几个小时前收到了一张图片,图片里一块未经打磨的紫色透明水晶躺在陛下的掌心。

    陛下:【你看这像不像一条鱼?】

    诺诺:【像[震惊.jpg]哪里来的?】

    陛下:【捡到的,等回去送给你。】

    堂堂帝国的陛下竟然在周围都是官员的情况下在路上捡东西,这场景怎么想怎么好笑,不知道陛下是故意逗他玩还是却有其事,但诺诺在屏幕外的确因陛下的回复忍俊不禁。

    他扒拉今天新报道的新闻,原来是陛下在参观德拉的矿业,德拉盛产矿石,尤其是粉水晶和紫水晶,在德拉的商业营销下,当地的水晶成了爱情的象征,许多少男少女会购买德拉的水晶饰品,以表达对爱人至死不渝的爱意。

    陛下说要送给他的就是紫水晶吗?

    诺诺看着新闻介绍红了脸,飞快地翻到下一页,然而看到了另一重大新闻时,不禁神情凝重起来。

    ——星河医药小公子涉嫌聚众欺凌他人,致受害者抑郁症自杀。

    新闻洋洋洒洒报道了几千字关于案件已知的情形,甚至配上了江祝的单人照片,而同版面的右下角,在极小的一处地方还有一则公告,像是怕人看到一样,顾家宣布顾思齐和江祝解除婚约,两家不再有任何干系。

    其实这件事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但诺诺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三个月前在星网上看到顾家和星河医药宣布联姻的新闻。

    当时所有媒体的头条都在庆祝这一对金童玉郎,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谁能想到三个月后,这场联姻竟然如此草草收场。!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