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0章 二代日常(三)

    二代日常(三)

    裴渘听到他的话, 心底各样情绪复杂交织,冲得她眼圈湿漉漉一圈,忍不住咕哝:“哥……”

    裴澈低哑地应了声, 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 把她拉到怀中, 他轻拍着她的背, 把她当小孩一样哄。

    “汤圆不哭了……”

    小时候她一化身小哭包,眼泪汪汪的,他就拿她没辙, 恨不得想用所有的玩具换她不哭。

    半晌她稍稍缓和情绪,裴澈拿纸巾温柔地给她擦掉眼泪, “不哭了,二哥先背你去医院。”

    裴渘穿好外套, 裴澈又去给她拿了帽子和围巾, 把她裹成了小狗熊, 生怕她再着凉。

    她下了床,男生半蹲在她面前。

    “上来。”

    裴渘有些笨重地趴了上去,裴澈把她稳稳背起,走出房间,裴渘靠在他肩头,半晌脸从围巾里探出来,开口鼻音闷闷:

    “二哥,你背得动我吗?我会不会很重……”

    “你知不知道你多轻?还重?”

    她蹭了蹭鼻尖,轻轻道:

    “可是你以前背我背摔过……”

    “……”

    小时候裴澈力气还没那么大的时候, 有次背过裴渘, 当时就不小心把她弄摔了,害她额头摔了个大包, 哭得可惨了,裴澈也挺愧疚,从那时候开始就再没背过她。

    裴澈笑了:“怕我再把你弄摔?”

    “没有……”

    他掂了掂她,低沉的嗓音顺着风往后吹到她耳朵里:

    “别怕,哥不会再摔着你了。”

    裴渘闻言,抬头看想男生俊朗利落的下颌线,忽而感觉到时间转眼而过,她的哥哥如今已然长大,可以将她稳稳护在背上了。

    出了门,外头寒风凛冽,呼呼地吹。

    裴渘环住他的脖子,安稳地靠在他肩头,即使再冷,也有了满满的安全感。

    裴澈已经订好了出租车,上车后,裴澈打算给裴溯发个信息说这件事,然而女孩却说等到他补习快结束再发,省得他着急。

    至于梁栀意和裴忱,裴渘也说不要告诉他们。

    让远在国外的父母知道她生病,除了给他们徒增担忧,也没任何用处,她也不想影响他们工作。

    今晚是跨年夜,路上车水马龙,到处堵车,两人耗费了四十分钟才到达医院,进医院后,裴澈给她找了个地方坐下,而后去挂号。

    现在医院挂号特别方便智能,裴澈鲜少来医院,本来还不太懂操作,还好有导诊机器人帮忙,他看了眼机器人的牌子,是承知科创。

    现在在生活中经常可见承知科创的产品,并不稀奇。

    十几年过去,承知科创在裴忱和几个伙伴的带领下已经走在了国内先列,也深入了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如今公司推出了一系列人工智能技术,包括人脸识别、医疗影像识别等,在多个领域的市场占有率位居前列。

    现在他们的业务不仅在智慧医疗领域,还涵盖智能手机、互联网娱乐、智慧城市、教育、金融、房地产等多个行业,在全国许多地方乃至国外都设有分公司,也和几个大公司展开了深入的合作。

    挂完号后,裴澈回去找裴渘,带着女孩去了急诊室,她测了□□温,烧到了临近三十九度,医生给她开了点药,让她去打吊瓶。

    女孩从小就怕疼,准备打吊瓶的时候,她害怕地紧紧揪住裴澈的衣角,眼睫轻颤,怂得厉害。

    裴澈站在她身前,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让她不要看护士的动作,低沉的笑声落了下去:

    “打吊瓶没有打针那么疼,只会感觉被轻轻扎了下,别那么紧张。”

    “真的吗……”

    “真的,”他

    揉揉她脑袋,“多大的人了,还怕成这样。”

    她揉揉鼻子,咕哝一声,就感受到手背被针扎破的一瞬间的刺痛,好在护士的技术很好,只疼了一下就没感觉了。

    最后护士把吊瓶给裴澈,裴澈高举着,带着她去到隔壁的输液室,找了个位置坐下。

    “先坐着,二哥去帮你装点热水。”

    “嗯……”

    看着男生离开,她心头压抑了一整天的苦涩被温暖代替,感觉即使发着烧,也没那么难受了,因为心里畅快许多。

    过了会儿,裴澈拿了杯热水回来,见她垂着脑袋看着地面发呆,他半蹲在她面前,把水递给她:“来,喝点水,把药先吃了。”

    她吃着药,裴澈问她怎么好端端就发烧了,她说今早起来就难受了。

    “刚刚我给裴溯打电话了,他上完课了,现在从学校赶过来。”

    “大哥没有很担心吧?”

    裴澈笑了下,“就他平时疼你那样子,你觉得呢?跨年夜还这么折腾我们。”

    她愧疚地摸摸脑袋。

    喝完水,她抬眸看向裴澈,动了动唇,软声开口:“二哥……”

    “嗯?”

    “今早大哥告诉我你昨天不同意我去跨年的原因了,我才知道原来你是担心我才不同意我去的,其实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

    男生闻言,心间柔软:“没事,我态度也不好,应该和你好好解释的,是哥的问题。”

    她努努嘴:“嗯,那就是你的问题吧。”

    裴澈:?

    他扯起嘴角,绷不住笑了,“发烧了还有心情和我调皮?你还挺会顺杆往下爬啊?”

    她压下唇角:“唔……”

    吊瓶里,液体滴滴答答匀速掉落,输液室挂在墙上的电视正播放着小朋友爱看的喜羊羊与灰太狼,两人在角落的地方,忽而间安静几分。

    裴澈看着她,沉默半晌,低哑出声:

    “那还要不要二哥了?”

    裴渘闻此言,眼眶一酸,微微哽咽:“二哥,昨天我说的那句话是气话,我不是那么想的……”

    她从未在心里比较过两个哥哥哪个更好,他们都很疼她,只是方式方法不同而已,她知道昨天自己说不希望有他这个哥,是她第一次说这么伤人的话。

    “嗯,我知道你那句话不是真的。”

    他摸摸她的头,“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知道没?二哥真的会很难过。”

    她点了点头,他道:“对了,给你买了新年礼物。”

    “礼物?”

    “刚才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商场,礼物在家里客厅,等会儿回去了自己去看。”

    她瞬时弯起眉眼,“谢谢二哥,二哥太好了。”

    他嗤笑一声,“给你买点东西嘴巴就变甜,我算是看透了。”

    她笑,“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嘛……”

    看到小姑娘又恢复开心的模样,裴澈的心也安了下来。

    他算是知道了,当初爸妈再生一个,没怎么折腾别人,就是来折腾他的。

    裴渘输了一会儿液,裴溯也从学校赶来了。

    看到他,女孩笑:“大哥——”

    裴溯走到旁边,看着她微显虚弱的面色,眉峰紧蹙:“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是不是难受?”

    “还好。”

    “怪我今早也没看出来你感冒了,怎么难受了一天也没和我说?”

    “我错了,本来以为就是小感冒……”

    裴溯问裴澈:“医生怎么说?”

    “挂完点滴应该烧就退了。”

    裴溯坐到女孩旁边,裴渘说自己问题不大,裴溯最后放了心,“刚

    才是二哥带你来医院的?”

    “嗯。”

    裴溯揶揄:“你俩和好了是吧?”

    裴澈懒散地在对面的空位坐下,眉梢含笑:“谁有空天天和她吵架。”

    裴渘傲娇地抬腿轻踢了踢他:“主要是我宽宏大量,不和他计较。”

    “呦,你这么宽宏大量啊……”

    两人又拌起嘴来,裴溯在一旁听着,无奈一笑。

    算了,和好就行。

    最后裴澈不跟她闹了,起身再去给她装水,他走后,裴渘看向裴溯,小声道:“大哥,我本来今天很难过的,但是还好最后和二哥和好了,我本来特别害怕他再也不想要我这个妹妹了……”

    裴溯勾唇,柔声道:“笨蛋,他怎么可能会不要你?他虽然有的时候对你凶了些,但还是很疼你的。”

    “嗯,我知道。”

    “而且,”裴溯低声一笑,“你有的时候太黏我,他也会有点心里不平衡。”

    更多时候女孩会和裴溯亲一些,虽然裴澈口头上不说,但心里偶尔真的会“吃醋”,只是裴澈那么一个高傲不羁的人,自然不会去表达这种有些幼稚的情感。

    好在他们双胞胎兄弟的感情一直很好,毕竟是打娘胎里就一起长大的,倒不会因为有个妹妹就受影响。

    裴渘听完诧异一笑,“他真会这么想啊?我都没想过这点。”

    裴澈这人果然还挺幼稚的。

    裴溯笑,“所以你昨天说了那句话就让他更伤心了,他会觉得是不是他这个二哥在你心里一点不如我,你以后多哄哄他。”

    裴渘心间怔然,点了点头。

    末了,她靠在裴溯肩头,嫣然一笑:“大哥,你真好。”

    裴溯总是这样温柔如水,当她和裴澈的大哥哥,让人感到无比温暖。

    裴溯笑着,摸摸她的头。

    裴澈回来后,她又喝了点水,恰好梁栀意的视频通话打过来,那头裴忱和梁栀意刚忙完回到酒店休息,他们那边的时间会比北京时间慢一些,看着他们快到新年了,就打个电话过来。

    裴澈和裴溯都来打招呼,看到三人接电话的背景,裴忱诧异:“你们是在哪里?不在家?”

    裴渘犹豫了下,说出实情:“爸妈,我发烧了,大哥二哥现在陪我在医院挂点滴。”

    “发烧??”

    “怎么好端端就发烧了?”

    那头的两人很担忧,裴渘赶紧和他们解释,说没什么事情,裴溯也说会照顾好她。

    裴忱温声嘱咐几句,说他们明天下午的飞机回去,再带他们去过新年。

    三人应下,聊了会儿,梁栀意朝他们笑道:“三个宝贝,新年快乐。”

    “爸爸妈妈也新年快乐……”

    通话结束后,裴溯和裴澈让裴渘好好去休息,她靠在座位上眯了会儿,两人则在旁边陪着。

    药吃下去,女孩难受的症状就慢慢得到缓和。

    晚上十一点多,她终于打完了吊瓶,烧基本已经退了,他们也可以从医院回去了。

    到了医院门口,三人上了出租车,半个小时后驶达了海安云华。

    下车后,裴溯问裴渘:“走得了么?”

    她转眼看向裴澈,娇俏言:“我还要二哥背。”

    裴溯闻言,知道是裴渘在故意讨裴澈开心,无声笑了。

    “真的是有够麻烦的。”

    裴澈虽口头上这么嫌弃着,还是在她面前半蹲下,把她稳稳背了起来。

    裴渘圈着男生脖子,眉眼弯起,和他撒娇:“最喜欢二哥了,我好开心有这么好的哥哥呀。”

    “得了啊,有点假。”

    裴澈说着,然而唇角仍旧勾起。

    三人往住宅区里走,裴渘狡黠一笑,叫裴澈:“小年糕——”

    裴澈步伐一顿:“……”

    “小年糕。”

    他没理,她又叫了第三遍,裴澈黑下脸来:“你再叫我就把你丢下来。”

    “干嘛,你都叫我小名了,我为什么不能叫你小名?你怎么能对病号这么凶呢……”

    她说着话,声音又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哭腔来,裴澈拿她没辙:“行行行,可以叫。”

    她嘿嘿笑,“小年糕。”

    “……嗯。”

    长这么大,唯独她敢在他面前这么放肆,偏偏他也只能这么宠着。

    “明天元旦,我想吃你做的糖醋排骨。”

    “行,但是你先赶紧把病养好了。”

    她点点头,看向走在旁边的裴溯,笑:“小豆包。”

    裴溯无奈地按了按眉心,只能含笑应了声,“嗯。”

    “我想吃香辣蟹。”

    “好。”

    裴澈笑:“你现在生病就可劲儿使唤我们对吧?”

    女孩笑眼弯成月牙,唇角梨涡塌陷:“谁让我有两个这么好的哥哥呢……”

    路灯下,昏黄的灯光一路延伸,三人说笑着,慢慢前行。

    头顶黑夜璀璨,远处的天空绽放开一朵朵烟花,预示着旧的一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马上就要来临。

    裴渘看着裴溯和裴澈,心里温暖。

    虽然她也不知道明年会发生何事,或顺或逆,或悲或喜,但她知道,这一生无论处在何地,她的两个哥哥都会陪在她身边。

    他们和爸爸妈妈,就是她最大的靠山。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