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2章 番外六

    番外六

    裴忱低沉微哑的嗓音落下, 如颗粒感挲摩着她耳畔,擦生出如火的热-度。

    梁栀意看到他修长分明的手指抵住领结,慢慢拉下, 冷白的手腕处骨骼凸峥, 欲色暗涌的黑眸直直望向她, 如同在看逃不出手心的猎物一般。

    她心跳乍乱, 彻底被他此刻的样子弄得沦陷。

    这人喝醉了怎么能这么蛊……

    呜呜呜这是在故意引诱她……

    领带被扯下来放到一旁, 裴忱手抚上她细腰, 近在咫尺注视她的水眸,低哑着声线循循善诱问:“要不要?”

    她眼底水汽氤氲, 意识溃不成军。

    “嗯……”

    他握住她的手,带到衬衫第一颗纽扣处。

    随后, 他热灼的吻落了下来。

    勾勒描摹着唇瓣, 清冽带着酒味的气息绵缠。

    少女阖上眼睛,脸颊被醉意熏红, 拨开纽扣的动作很慢,感受到熟悉又陌生的浪汹涌而来。

    房间温度节节攀升, 昏黄灯光映照下的房间仿佛变得甜腻潮湿, 衣服掉落在地,空气汗涔涔贴在皮肤上,勾得少女身上的栀子花香被烧得馥郁浓稠。

    过了许久,抽屉被打开。

    随后她被抱起, 面对面在他怀中。

    梁栀意眼前光影迷晃, 半晌她哭唧唧倒在他肩头, “裴忱……”

    他哑声贴近她耳边:“嗯?”

    她想求饶, 却说不出一句话, 眼冒泪花。

    喝醉的裴忱怎么是这样的……

    过了会儿她身子重新被放平, 她的脑袋被他掌心护着,一下一下用力磕到床头,裴忱像是感受不到疼似的,眼尾发红,轻咬着她红唇:

    “栀栀,我高中的时候做过一个梦。”

    她心跳加速,就听到他气音落下:

    “梦里就是像现在这样。”

    他自觉卑劣,隐忍不敢爱她,可忍不住还是想要亵渎那如神明无暇的她。

    如今,一切变为现实。

    原来比梦中还要蚀骨百倍。

    梁栀意闻言,面色酡红,知晓他骨子里的坏。

    “栀栀,你是我的。”

    他单单看向她。

    她鼻尖一酸,忍不住抱住他:“嗯……”

    她永远都是他的。

    裴忱再度吻上她的唇,少女脑中昏昏,彻底迷失在他痴-狂的爱意中。

    -

    翌日,日光明朗。

    昨晚到了很迟,此刻少女睡到了日上三竿。

    她迷迷糊糊醒来时,摸到枕头旁边空荡荡的。

    她疑惑地咕哝唤了几声,书房里正在处理公事的裴忱闻声立刻走进房间,“醒了?”

    “唔……”

    他在她旁边坐下,她伸了个懒腰,顺势被他拥进怀中。

    梁栀意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了身上的痕迹,就想起这人昨晚的胡作非为,气鼓鼓地要拨开他的臭爪子:“走开走开……”

    裴忱唇角勾起,低哄着她,她羞恼瞪他:“你昨晚是不是喝醉了?”

    “没

    有。”

    “肯定有。”

    不然他昨晚怎么那么疯……

    他在她无奈含笑耳边解释,告诉她男人醉的时候是不能那个的。

    “只是喝得有点上头。”

    她末了轻哼一声,戳戳他胸膛:“以后我要买个小本本,把你的恶行通通记录下来。”

    他低笑一声,反问:“然后呢,要和谁告状?”

    她靠在她肩头,轻叹一声:“不用告状,不过可以给你留念一下,毕竟某些人可能再过个一年两年就有心无力了。”

    听到她的挑衅,他眼底一黑,把她重新放倒,“有心无力?”

    少女被挠痒痒,笑着立刻求饶:“我错了,我开玩笑的……”

    两人闹腾一会儿,末了她要下床去洗漱,刚踩在地面就感觉腿酸疼得发软,她气得想锤他:

    “裴忱,接下来三天你想都别想了,作为惩罚,今天不许你亲我。”

    她走去卫生间,裴忱跟进去,俯身搂住她,嗓音很低:“栀栀,我错了。”

    她压下唇角,严肃道:“不行,认错无效。”

    裴忱想吻她,却被她故意躲开,来回几次,她看着他隐忍难受的可怜模样,不禁想笑。

    这人和以前高冷的样子反差也太大了吧。

    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洗漱完,走出卧室,她晃荡走去厨房:“裴裴,我饿了。”

    “我买了早餐,给你加热一下。”

    “那我先去收拾下行李箱。”

    她提着行李箱走去主卧,裴忱在厨房忙碌着,忽而听到敲门声,他走去开门,就看到一个穿着热裙的女人站在外头。

    女人看到他,含羞一笑,娇滴滴道:“你好,我是你对门的住户,我姓乔。”

    裴忱略低着头看她,眉眼隐在垂下的碎发后,开口语气冷淡:“你好,有事?”

    “不好意思打扰你,主要是我一个人住也找不到别人帮忙,我客厅头顶的灯泡坏了,能不能麻烦你过来帮我换一下灯泡呀?我不够高。”

    女人媚眼如丝看着他,声音柔柔弱弱的。

    裴忱看着她,一眼识破了什么,语气冷淡如冰:“我家里有梯子,你需要的话可以拿去。”

    “可是我怕高,不敢踩梯子……”

    女人还想说什么,忽而屋里传来软糯的女声:“裴忱……”

    女人侧首,就看到一个穿着吊带裙、肌肤如雪的女生走了过来,乌亮的长发搭在肩头,一双澄亮的杏眼中透着稚气,五官明艳,将性-感和清纯完美结合。

    梁栀意走到裴忱身旁,就被他顺势亲昵地搂住,女人看着美到惊艳的梁栀意,愣在原地。

    她之前好几次见到裴忱一个人回家,以为他压根没有女朋友,还想来勾搭一下,没想到他不仅有,而且这颜值还吊打她。

    梁栀意看向她,疑惑地眨了眨眸子:“怎么了吗?”

    女人尴尬,顿时舌头如打了结,改口:“那个……我就是来借借梯子,想换个灯泡。”

    “好啊。”

    梁栀意让裴忱去屋里拿了梯子,给了她,最后对方用完拿回来,和梁栀意心虚道谢,少女莞尔一笑,什么都没说。

    最后关上门,梁栀意走去厨房,站在料理台前,裴忱从背后环住她,嗓音低沉:

    “吃醋了?”

    她嘴硬,“才没有。”

    他吻了下她耳垂,含笑哄她:“别吃醋,我没见过她,刚才你要不在,我也会回绝的。”

    “反正某些人到哪里都能被人惦记。”

    她身子被他转过来,裴忱俯身对上她的目光,嗓音缱绻:“所以这不是让你搬过来宣誓一下主权,让别人都看看我有个多漂亮的女朋友。”

    她翘起唇角,“好吧……”

    他吻了下她的唇,她心思正甜着,几秒后反应过来:“裴忱,说好你今天不许亲我的!”

    然而裴忱扣住她的后脑勺,强势地把她抵在料理台上,再度吻上她。

    半晌他慢慢停下,梁栀意想起刚才忍不住沦-陷的模样,脸颊发红,傲娇咕哝:“裴忱,你就是流氓……”

    裴忱勾唇看她,眼底灼灼:

    “嗯,只有你知道。”

    少女闻言,整颗心再度被甜化了,“我还饿着呢……”

    他笑着摸摸她头,“走,去吃早餐。”

    -

    梁栀意搬来裴忱公寓后,小情侣浓情蜜意的同居生活也正式开始了。

    刚开始,梁栀意提出要跟他一起平摊房租,然而却被裴忱拒绝了,他说他不喜欢她这么客气,包括平时在外头吃饭,或者给她买东西,他从来没有因为不那么有钱而吝啬过,都是竭尽所能给她最好的。

    包括之前高中时他也是这样,梁栀意在这点上特别感动,也知道如果太斤斤计较会伤了他作为男人的自尊心,所以有的时候她就用回礼的方式,例如会给他买西装、领带等等,也让他感受到她对他满满的爱。

    同居后,两人有了更多的时间在一起,裴忱吃起肉来也更加肆无忌惮,两人在一次次极致的欢-愉回中升温爱意,关系如蜜里调油一般,每天都在热恋期。

    两人一同做饭,一同看书学习,相拥而眠,再在清晨日光洒满的房间里一同醒来,共度生活中温暖浪漫又琐碎平常的时光。

    转眼间,霖城进入秋季,华安投资的资金注入后,承知科创的善智一代康复机器人正式投放市场,一下子吸引了业界的关注,这样的国产品牌得到了业界许多医疗机构的肯定,许多机构来找他们合作,之前交付的几笔订单也得到了对方很好的反馈。

    于此同时,科研团队仍在自主研发出许多康复机器人的功能,陆续拿下了澳大利亚TGA注册证和欧盟CE注册证。

    加上之前拿到的FDA和CFDA,他们的善智一代在康复机器人领域拿到了认证的大满贯,一下子在领域里立稳了脚跟。

    年底的时候,随着工作室的规模不断扩大,裴忱正式创立了公司,当天的揭牌仪式汇聚了霖城许多商界人士,就连霖城市长也出席到场,并亲自揭牌。

    成立公司后,内部进行了更加细致的分工,划分为各个部门,公司地址也迁到了更大的科技园区,随着成功完成B轮融资,承知科创估值达到五千万,可谓是炙手可热。

    过了元旦,进入新的一年,今年的霖城格外寒冷。

    一月时,霖城的气温逼近零度,虽未下雪,然而在湿冷的南方,仍旧让人难受得要死。

    裴忱因为最近和研发团队在研发二代机器人,他已经有两天都留宿在公司,没有回到公寓睡觉了。

    自从公司成立后,裴忱比以往更加忙了,面临的事务和应酬更多,梁栀意见此,不是因为他陪自己的时间少了而难过,而是心疼他的身体。

    早晨起来时,她发现自己大姨妈来了,她向来怕冷,加之这两天晚上一个人都睡得不太好,她不经常痛经的人这次也痛经了。

    但是公司还有很多事,她不想请假,出门前,她给裴忱发了信息:【我要去公司啦,给你带早餐哦。】

    过了会儿,裴忱的电话拨了过来,她正坐电梯往楼下去,接起电话,那头传来男人低柔的嗓音:

    “栀栀,早——”

    她听到他微倦沙哑的声线,担忧关心问:“你现在在休息吗?昨晚不会都没睡吧?”

    “忙了一个晚上,刚睡了两个小时。”

    裴忱按了按眉心,从办公室的休息间出来。

    她眉头皱起,声音轻轻:“你别这样辛苦,到时候把身体搞垮了怎么办。”

    “没事,忙完了,今晚应该可以好好休息了,”他柔声安抚她,“你昨晚睡得怎么样?”

    “挺好的呀……”

    她不想告诉他,她冷到睡不着的事。

    “怎么听你声音有点虚弱?感冒了?”裴忱疑惑。

    少女搂着发痛的肚子,拧着眉,语气里仍旧含着笑意:“没有,刚睡醒有点困。”

    两人简单聊了几句,梁栀意听到那头有员工叫裴忱,她便说先挂了电话,让他专心去忙。

    她没把痛经的事告诉裴忱。

    她不想他担心,毕竟他工作已经够累了。

    到了公司后,她把给裴忱买的早餐送到他办公室,裴忱去了研发中心,她放下早餐,又把几份整理好的文件放到桌面上,便出去了。

    早晨九点半,全公司例会即将开始,季菲儿来到梁栀意的办公室,就看到少女趴在桌面上。

    “栀栀,要开例会啦。”

    梁栀意刚忙完,偷闲地眯了五分钟,闻声她撑着坐直身子,揉了揉发困的眼睛,季菲儿就看到她脸色有些发白,“你这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没有,大姨妈来了。”

    “你没事吧,要不我给你冲包红糖水?”

    她笑笑,站起身:“不用,喝点热水就好,先开会吧。”

    两人走到大会议室,员工陆陆续续到场,乌压压一片。

    半晌,会议室门被推开,几个人走了进来。

    其中为首的是裴忱,男人一身西装,外头披了件深棕色的长款双排扣大衣,单手插兜,身形修长笔直,五官冷淡分明,带着肃穆的气场。

    会议室的员工目光全都汇聚在他身上,瞬间安静下来,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裴忱以及宣夏等研发团队到场,裴忱在会议桌坐下,漆黑的目光掠过一周,淡淡开口:

    “开始吧。”

    由宣夏主持会议,例会正式开始,各个部门汇报着各自的情况,裴忱听着,沉稳的面容不带笑意。

    过了会儿,他视线一转,忽而注意到梁栀意苍白的脸色。

    只见少女支着脑袋,面色困倦,另一只手暗戳戳揉着肚子,看过去憔悴又不适。

    他看到她这模样,脑中闪过今天的日期,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今天是她生理期。

    他知道她会因为天冷而痛经。

    曾经她痛的时候,就可怜兮兮缩在他怀里,让他帮忙揉着肚子,像只柔软的小奶猫。

    此刻,少女额头冒了薄薄的汗,看过去是强撑着坐着,裴忱眉峰当即蹙起,心口沉下。

    难怪今早听她说话,怎么感觉到她虚弱。

    竟然什么都不和他说。

    裴忱转眼看向助理,招呼了下,助理弯腰走了过来,男人低声说了几句,对方应了声,立刻离开了会议室。

    十分钟后,助理推开了会议室的门,手里拿着一个药袋子,放到了裴忱面前,

    刚好市场推广部经理发言完,裴忱说了几个问题,随后道:“先休息十分钟,等会儿继续。”

    换做是平时,裴忱重视高效的工作效率,是不会轻易暂停会议,大家愣了下,谁知下一刻就见男人起身,不顾众人的目光,走到梁栀意面前。

    少女垂着脑袋,正疼得头脑发晕,忽而就感觉到有人走到面前,紧接着脑袋被轻扣住,裴忱俯身出现在她视野里,低柔着嗓音开口:

    “栀栀,有没事?是不是很难受?”

    周围人看到裴忱眉眼难露出的温柔,瞬间懂了。

    原来突然暂停会议果然是因为裴总最宝贝的梁栀意!

    卧槽,又是一碗狗粮!

    她呆愣了下,下意识摇摇头,而后手就被握住,他拉住她起身,“跟我去趟办公室。”

    就这样,裴忱当着众人的面带走了梁栀意,回到办公室,他问她:“是不是痛经?”

    她知道瞒不下去了,“嗯……”

    裴忱走去倒了杯热水,拿出袋子里的布洛芬胶囊,最后牵着她到沙发上坐下。

    把她抱到怀中,裴忱命令她把药吃了下去,她喝完水,轻声呢喃:“裴忱……”

    裴忱拧眉看着她发白的脸色,嗓音沉沉:

    “痛经不和我说?想让我担心成什么样?”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