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chapter 47

    星空郎朗, 公交站里,四周只剩下蝉鸣声,昏黄灯光洒下一地斑驳。

    伴随着晚风拂过耳侧, 裴忱清晰而坚定的声音落下, 梁栀意第一次听到他亲口承认, 心跳彻底乱了节拍,脸颊的热度伴随着心口迅速升温。

    他竟然很早之前就喜欢上她了……

    少女大脑如同宕机,忽而失语, 半晌脑中的逻辑线才被接上, 好奇发问:

    “很久之前……是多久?”

    裴忱垂眼注视她:“这种情感没有办法清晰界定, 如果一定要说一个心中最为明确的时候,应该是校内篮球对抗赛结束后,那晚你陪我去书店兼职, 当时你对我说, 你想等我一起回家。”

    在那之前, 他听到了外人对于他和梁栀意关系的嘲讽, 他陷入理智与情感的强烈挣扎。

    那晚他看到暖灯下,少女趴在桌面上睡着,面容温软, 像是深洋里唯一的灯塔, 温暖如光, 自从他爸妈离婚后, 世界上唯一一个会关心他、说等他回家的只有裴永厦, 梁栀意是第二个。

    少女闻言, 心中泛起阵甜蜜, 故作失望道:“那个时候你才喜欢我啊, 我当时都追了你好久了呢。”

    男生哑声解释:“不是。”

    “从一开始, 你对我来说就是特别的。”

    他低声落下,将一直隐忍克制的感情完全告诉她: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高二开学前一晚,当时在酒店门口,我们不小心撞上,你穿着那么好看的裙子,漂亮得像公主一样,我想都不敢想第二天来到学校我又碰到了你,不但碰到你,你还坐在了我的旁边。”

    那晚他为了贴补家用,努力打工,而少女身上的栀子花香如一阵清风一下子吹散了他的疲惫,她就这样惊艳地走进了他的世界。

    “其实从军训起我就开始关注你了,我从来没想过你会喜欢我,我和你家境的差距那么大,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我对你一旦有一点点动心,这种感觉就会被我的理智遏制掉,可是我后来才发现——我根本控制不住。”

    梁栀意眼底滑过道狡黠:“控制不住吗?”

    他唇角浅勾,俯下身对上她的目光,嗓音低哑:“嗯,不然你教教我,该如何控制得住不喜欢你?我真的不会。”

    少女被他说得脸颊绯红。

    “栀意,其实在篮球赛那段时间我就已经很喜欢你了,只是我一直觉得我自己配不上你,高二那年正月初五那晚你来找我的时候,我妈刚好来家里给我过生日。”

    他语气一顿,敛眸,喉间干涩:“她想接我走,带我去过富裕的生活,她说凭着我现在,我根本没有资格……”

    少女眼眶微红,心疼地打断他:“裴忱,你不用再说了,其实那晚我在门口我都听到了,我都知道。”

    “对不起,我不应该连见都不见你,还说我们之间不合适。”只要想到那晚她在电话里的哭声,他就愧疚到心痛。

    她摇摇头,鼻尖泛酸:“裴忱,我没有因为那晚的事怪你,我理解你,我只是难过你完全不懂我,你不知道我根本不在乎这些……”

    那些家世的悬殊,他有缺陷的腿,贫穷拮据的家庭,她根本不在乎。

    “我知道,所以你转学去外地后,宣夏和季菲儿骂了我一顿,他们说了护膝那些事情,我才知道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更喜欢我。”

    “你离开霖城,我根本联系不到你,那次去老林面馆,我听林伯说你回来过,我当时真的非常非常想见你,所以我忍不住跑去W省找你。”

    那天看到她在书店打工,听到梁桐洲说她不怕跟他过普通人的生活,他的心彻底被震撼到。

    在那一刻他才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像他的母亲一样,会为了金钱选择放弃他。

    少女闻言,故作气鼓鼓地责问他:“噢,可你来找我了也不愿意见我。”

    “不是,”他着急解释,“我是当时愧疚得不敢再打扰你,只想看你一眼,我周六早上出发,要在周一前回来,也没有太多时间。”

    “可坐动车不是只要花四五小时吗?”

    男生敛睫,“我没那么多钱,所以只能坐普通火车,来回需要将近三十个小时。”

    她猛地怔住,心里一阵辛酸。

    这人怎么这么笨啊,坐这么久的火车只是为了来看她一眼……

    “后来林伯也告诉我要珍惜现在,珍惜眼前人,所以我后悔放弃你了,我们之间的差距我会努力去克服,或许还会有流言蜚语,但没有什么比我想和你在一起更加重要。”

    梁栀意闻言,心间被冲击到。

    “栀意,从今以后我不会让你觉得一直都是你在追着我跑,我绝对不会再退缩了。”

    她弯起唇角,轻轻点了下头。

    他看着她,低声问:

    “栀意,那你原谅我了么?”

    “嗯。”

    “那我们之间现在是不是……”

    少女话锋一转,咕哝:“不过呢,我虽然原谅你了,但我没答应和你在一起呢。”

    裴忱怔住,整颗心又骤然被人捏紧。

    当初她追他的时候,谁会预料到如今是他问她能不能和他在一起。

    “那你怎么样才能答应我?”他低声问她。

    她笑笑:“看你表现吧,以后每天都要对你进行考核。”她也要享受一下被人追的过程,哪能让他轻易得逞呢。

    裴忱看着少女脸上的笑意,甘心应下:“好。”

    毕竟当初他拒绝她两次,现在他愿意主动追她,直到她甘心乐意和他在一起。

    两人聊完,裴忱道:“那我送你回去。”

    裴忱刚才其实就没打算坐公交车自己先走,他肯定要送她回去。

    半晌车到了,裴忱陪她上车。

    少女看着窗外一片片闪过的霓虹夜色,和裴忱说着这几天考试的经历,碎碎念得又和小麻雀一样,他侧身看她,眼底泛着温柔笑意。

    她能在他身边,对于去年的他来说都如奢望。

    过了会儿公交车到站,下车后他陪她走到别墅区门口,她想让他早点回去休息,便没让他继续送她。

    在门口话别,裴忱问:

    “那明天你有空么?”

    “怎么啦?”

    “我想约你出来,你想去哪儿?我陪你。”现在高考完了,她又回到霖城,他当然想每天都陪在她身边。

    少女莞尔,“裴同学现在这么有空啊?以前可难约了呢。”

    他抿抿唇,走近她一步,嗓音落在她耳边:“以后不会这样了。”

    她悄然弯唇,“等我想到了再联系你。”

    “走啦,拜拜。”

    她转过身,就朝别

    墅区走去。

    半晌回头,她还发现他在原地看她,心间如尝了蜜,甜得冒泡。

    他说的那句“喜欢你”还在脑中回荡着,此刻他不在旁边,她不装矜持了,捧着脸显得眉眼弯成月牙:“果然嘛,我这么可爱,他怎么可能不喜欢。”

    梁栀意一路开心地回到家里,走上楼,仲心柔刚好从卧室里走出来,少女脸上甜蜜的笑意来不及收就被对方尽收眼底。

    “妈……”

    母亲当然了解女儿,她一下子猜到了什么,笑:“这是出去刚玩完回来?”

    “嗯,好不容易高考结束了嘛,当然得玩玩。”

    “我可没说不让你玩,裴忱是不是也在?”

    少女微怔,点了点头,期待问:“妈,我现在可以和裴忱联系了吧?”

    仲心柔摸摸她的头,笑:“你当我和你爸爸不知道你今晚是去和裴忱一起玩了?要是不同意早就把你抓回来了,高考考完了,关于你和裴忱之间,我们不会再拦阻,但是有一点——现在要注意分寸,不要过界。”

    少女点了点头,脸色微红。

    什么过界嘛,他们八字还没一撇呢……

    “对了妈,你还记得去年除夕那天裴忱来我们家送年货吗?当时那个年货是谁拿的?”

    时间过去太久,仲心柔也不太记得了,便把家里几个保姆叫来,几人都说当时年货不是经过她们的手,似乎是家里一个姓赵的阿姨拿的。

    “赵姨这几天回老家一趟,要等几天她才回来,等到时候再问问她,是怎么了吗?”

    梁栀意摇摇头,先把疑惑按下不表,“等赵姨回来我问问她再说。”

    -

    高考结束,翌日,梁栀意和裴忱去商场逛了逛,两人之间的氛围格外甜蜜。

    过去一年半,他们都没有这样安心惬意地待在一起过,此刻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想刻在心底,反而还感觉时间过得太快。

    玩了几天,一中通知所有学生回校估分,梁栀意听说了这件事,就打电话给方丈,问她能不能也去班上,方丈同意了。

    第二天早上,梁栀意没让司机送,他坐了地铁,走出站时,就看到裴忱已经到了,在等她。

    她小跑过去,“我迟到啦,你等很久了吗?”

    裴忱看到她,神色温柔,抬手揉了揉她脑袋:

    “没事,吃早餐了么?”

    梁栀意被他温柔的动作弄得心头酥麻,摇摇头:“今早我睡迟了,还没来得及吃。”

    “我给你买了。”

    裴忱把手中给她买的三明治拿给她,梁栀意接过,放进帆布包里,“等我到班上再吃。”

    “还有杯酸奶。”

    她伸手接过,也丢进帆布包里,裴忱道:“还有个东西。”

    她诧异地伸手,下一刻就见男生宽大温热的手掌稳稳握住她的手,少女脑中一怔,手心如过电流,瞬间蔓延到四肢百骸。

    男生走近她一步,垂眼看她,低沉声音落了下来,“就牵一会儿,好不好?”

    上一次他俩牵手还是在一年多前。

    此刻裴忱主动牵她,明明在询问,可强势的气场还是让她心间荡漾。

    她一直以为裴忱性子内敛,在感情中会比较被动,但是这几天相处下来,她发现变得主动后的他,虽然对她宠溺温柔,但更多时候,他在他们之间占据着主导地位。

    其实梁栀意不喜欢牵着男生走,她对感情没有那么

    强大的掌控欲,反而是裴忱有时候露出的强势,更让她觉得很苏。

    她羞得点点头,裴忱唇角勾起,便牵着她往一中走去,走了会儿,她感觉到他手指一摊,就和她十指相扣。

    唔……

    她心跳更快了。

    越走近一中,周围学生渐多,路人时不时投来目光,梁栀意走着,轻轻晃了下他的手,红唇轻翘:“你打算牵我到什么时候……”

    “要不牵到班上?”

    梁栀意:?

    “不、不行……”

    万一被哪个老师误以为早恋抓起来了,虽然高考完了,但还是很尴尬耶QAQ.

    裴忱眼底晕开笑意,“那就牵到校门口。”

    这人现在真是完全不害臊了……

    两人走到校门口,一路上已经被许多人看到了,进校门后,他松开她的手,两人走到班上,一前一后进去,班里的学生们看到他俩,瞬间热闹起来:

    “呦,班长,你这是带着你的‘沧海’来了啊!”

    沧海着个梗是过不去了,梁栀意被起哄着,最后笑着和大家打招呼,眼镜妹等曾经和她玩得好的女生都上来找她,“啊啊啊栀栀,好久不见!”

    少女开心地和她们叙旧,过了会儿,她转头就看到裴忱坐在了第四组最后一桌,她唇畔弯起,朝他走去。

    在他旁边坐下,夏风伴随着日光进来,梁栀意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又转头看向身旁的少年。

    裴忱转眸,也和她对视。

    这一刻,两人都感觉梦回高二,曾经在班里的一幕幕突然如电影镜头回放。

    少女趴在桌面上,盯着裴忱,指尖轻勾他的衣角,粲然弯起眉眼:“裴同学,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特别有缘?”

    裴忱淡笑,抬手在桌下牢牢包裹住她的手。

    高二开学时,她问过。

    他起初不相信,而如今他也必须承认:“嗯,特别有缘。”

    就像是宿命般,梁栀意注定来到霖城一中,来到高二九班,来到裴忱的身边。

    -

    裴忱和梁栀意去学校估分,年段里有更多人知道他们俩又重新恢复了联系,有许多人八卦两人是不是在一起了,然而八卦半天,从当事人裴忱口中,才得知了答案:

    “我还在追她。”

    一时间,这个回答被迅速传播开,大家纷纷表示这狗粮太过齁甜,谁曾想那么高冷又那么多女生倒追的裴忱有一天竟然还追不到人呢?

    当初大家都说梁栀意被他拿捏,现在大家才知道,真正被拿捏的人是裴忱啊!

    而最近这几天,梁栀意天天和裴忱见面,男生展开攻势各种追人,她发现自己根本招架不住。

    最后一天两人从游乐场玩完,坐地铁回家时,车厢内拥挤,少女手扶着把手,裴忱站在她身后护着她,将她圈在她的领地范围里。

    她和他开心地说着今天的游戏体验,末了喝着饮料,裴忱俯身靠近她,低低的嗓音伴随着气息落在她耳边:

    “那我今天的考核有拿满分吗?”

    她脸上面不改色,然而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这人知不知道自己有的说话能蛊死人吗……

    最后裴忱把她送回家,梁栀意走回别墅,把电话打给季菲儿:“完了菲儿,我感觉我应该是撑不住了呜呜呜……”

    季菲儿听完她

    说的,笑着啧啧两声:“行了,撑不住就投降呗,你说就你还装什么矜持啊,恨不得扑上去了都。”

    “我才没有……”

    “其实裴忱也算默默追了你一年多了,从去年他打算坚定喜欢你后,他不是一直都在默默关注你,还给你寄了很多东西吗?而且你当他傻啊,你以为他不知道你现在也喜欢他?”

    梁栀意甜蜜一笑,“那我找个时机和他说。”

    其实她一开始就是想逗逗他,看看他这么笨蛋直男是怎么追人的,不是故意要吊着他。

    “哎呦喂,瞧你们甜蜜的,等正式在一起,记得请我们吃饭啊。”

    少女笑:“那肯定的。”

    几分钟后,梁栀意回到家,因为今晚梁天明有回家吃晚饭,所以她也早点回来了。

    走到家里,她看到父母正坐在沙发上聊天,她过去找两人撒撒娇,过了会儿保姆过来说晚餐做好了,楼上的梁桐洲也下来。

    四人入座餐桌,赵姨把一碗汤端进来,梁栀意看到她:“赵姨,你回来啦?”

    赵姨笑:“是的,今早刚回来。”

    “对了赵姨,去年除夕,我有个男同学来家里送年货,我没见到他人,当时是不是你出去收的?”

    赵姨回想起确有此事:“那天是张家夫妇来了,我出去接他们,不过那个男生在门口,是张夫人把那年货递给我的,当时还说了几句……”

    “说什么了?”

    赵姨不太记得清当时的话,印象最深的是张母脸上嫌弃的表情,“她说那送的东西都是便宜货,让我们保姆收着,别拿给太太看了,还说那些东西没档次,根本不配拿到家里……”

    梁栀意脑中掀起惊涛骇浪,怔怔问:“所以我同学当时是不是听到了?”

    “当时张家夫人声音挺大的,那个男孩子没走远,应该能听到……”

    少女眼底一酸,一瞬间生气和心疼骤然在心底迸发,她没想到原来裴忱跑去老家准备年货送来,却遭到张母那样的羞辱,当时自尊心那么强的裴忱听到那些话该有多难过……

    梁栀意和家里人说明看这事的来龙去脉,旁边三人明白,梁桐洲当即也生气了:“她就有病吧?别人来给我们送年货关她屁事啊?她怎么一直这么嘴碎啊?!”

    梁天明拍了拍儿子的手,脸色沉下,看向仲心柔:“这事儿你妹妹做得确实过分了。”

    仲心柔揪心地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有这事儿,我要是当时知道,肯定会和小裴道个歉的,那孩子家境不好,那么辛苦去给我们家买了年货,听到那样的话肯定是伤心了……”

    仲心柔向来知道张母这人的性子,平时他们不愿意计较,没想到无意之间竟然还伤了裴忱。

    梁天明和仲心柔对此都表示挺愧疚,也想弥补,末了梁天明对女儿道:

    “你问问小裴明天有没有空,让他来家里吃个便饭吧?虽然是你小姨说的话,但是我们肯定也要替人道个歉。”

    少女愣了下,旋即点点头,仲心柔道:“要是他不好意思,我来和他说。”

    梁天明也对两个孩子言:“你们也不要去找小姨说这件事,不管怎么样,她都是长辈。”

    “嗯……”

    饭后,少女给裴忱打去电话,说到她爸妈邀请他明天来家里吃饭,裴忱诧异,刚好仲心柔过来,她温柔地亲自邀请他:“小裴,我是栀

    意妈妈……”

    一番沟通后,裴忱应下,于是梁栀意和他约定时间,“那你明天下午来了,我出去接你。”

    “好。”

    -

    于是翌日,下午按照约定时间,梁栀意乘坐小巴士到达门口,就看到裴忱。

    男生一身白T黑裤,肤白眸冷,五官优越,清隽的气质带着满满的少年感。

    她走上前,看到他手里提到袋子,讶异:“你怎么还买了东西?”

    “毕竟去你家做客,我买了些水果。”

    出于礼貌,他肯定不能空手前来,刚刚就去超市买了点精品水果。

    少女莞尔,“走吧。”

    两人乘坐巴士进去,少女看到他神色,笑:“怎么啦?这么紧张啊?”

    要见到她父母,他能不紧张么?

    他紧张得几乎一晚没睡,既因为他和少女之间悬殊的家境,也因为他不知道梁天明和仲心柔对他会有什么样的看法。

    少女狡黠一笑,忍不住在他脸颊亲了下,眸光盈盈看他:“这样好点了吧。”

    裴忱心脏加速跳动,视线落在她泛着水光的红唇上,心间生出股燥热,一股念想很快被克制地压了下去。

    到家门口,梁栀意领着他进去,今天刚好仲心柔没班,裴忱看到她,礼貌问好,仲心柔笑迎着他进来,让他在客厅坐,“怎么还买这么多东西,太客气了……”

    这时梁天明也从楼上下来,裴忱看到他,立刻感受到沉稳成熟的气场,起身问好:“叔叔好——”

    梁天明阅人无数,看人往往只需要一眼,他看着眼前温润有礼的男生,倒是忽而明白自家女儿为什么这么钟情于人家了。

    他脸上带上温和的笑意,坐到沙发上,也让裴忱坐下。

    场面并未特别拘谨严肃,梁天明如同长辈关心了下裴忱高考的情况,又关心了下裴永厦。

    最后聊到家庭,裴忱紧张地说着自家真实情况,然而并未从梁家夫妇脸上看出任何鄙夷,相反梁天明也语重心长道:

    “其实我步入社会的时候,也是一穷二白,就靠着自己的双手打拼出来,所以人生起点高不高没那么重要,最关键是人贵自重,不要自己看清了自己,你们还很年轻,还有很多可能性。”

    裴忱应下,心被深深地震撼和鼓励到。

    聊到年货那件事,他们替张母和裴忱道歉,让他不要介意,其实他送来年货,他们一家都很感动,也知道他的用心。

    裴忱闻言,也彻底放下了这件事。

    聊了会儿天,梁桐洲下楼看到裴忱,就想拉着裴忱上楼去他房间玩,梁天明也怕裴忱太拘束,便让三个孩子上楼。

    孩子们走后,梁天明道:“这孩子确实不错,看得出来他很踏实很勤奋。”

    仲心柔笑,“见了一面,你这是更加满意了?”

    梁天明拉住她的手,笑着感慨:“咱们女儿和你一样,喜欢人啊,都是看脸。”

    “诶,你这是夸你自己呢……”

    楼上,三人都去到梁桐洲房间,少女在一旁玩手机,俩男生就在聊篮球。

    傍晚,保姆叫他们吃饭,三人下楼,入座后,仲心柔让裴忱不要客气,就在自己家一样。

    吃着饭,仲心柔想起一事:“小裴,你当时送来的年货特别好,那个红菇我一看就知道品质很不错,我经常用来煲汤呢。”

    裴忱笑:“阿姨,您要是喜欢,我以后可以再去老家买。”

    “以后

    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去……”

    梁天明看向裴忱,柔声道:“还有之前我让栀意转学的事,她应该有和你解释过,我是希望你们好好读书,那现在你们也高考完,感情的事情你们就自己把握。”

    这话中之意就是他不反对两人在一起,这话犹如颗定心丸,也让裴忱的心彻底安了下来。

    至此,那些所有的误会和心结,都被解开了。

    他看向少女,少女也朝他莞尔一笑。

    饭后大家去客厅,保姆端上了水果,梁栀意看到是有籽的西瓜,叹了口气:“想吃没籽的。”

    对面的梁桐洲笑骂:“那你别吃了,都给我。”

    她气哼地瞪他,叉起一块吃着,谁知过了会儿裴忱就把他干净盘中的西瓜给她:“我差不多都把籽挑出来了,这样会不会好点?”

    她每每都会被这人直男的暖心举动所感动,笑意妍妍:“谢谢裴忱。”

    仲心柔看到,笑:“小裴,有的时候栀意太娇气,她要跟你提什么为难的要求,你不用纵着她。”

    “妈,我哪里有……”

    裴忱眼底晕开笑意,“没关系。”

    晚上,外头下了场阵雨,裴忱又在家里坐了会儿,眼看着雨小了,裴忱说到得回去照顾父亲,也差不多要离开了。

    他们让裴忱以后多来家里玩,他应下,和仲心柔和梁天明礼貌道别,少女说送他出去。

    走出家门,外头此刻还有些小雨,梁栀意从家里拿了把大伞,裴忱撑着伞,两人一起走进朦胧雨幕中。

    恍惚间,梁栀意想起高二国庆他俩闹矛盾,她带着小饼干去找裴忱道歉,那天他们也是这样撑着把伞,走在雨中。

    别墅区面积很大,周围格外安静,静谧安然。

    两人走着路边的梧桐树下,梁栀意再度和他道歉:“裴忱对不起,如果除夕那天,我当时多追问你几句就好了,或者我应该早早就在楼下等你,这样就不会有这件事了,我知道你当时听到了我小姨说的那些话一定特别难过……”

    张母那样嘲讽他,巩琴心也看不起他,难怪裴忱当时一下子自尊心承受不住,选择推开她。

    裴忱听到她微微哽咽的声音,揉揉她脑袋,哑声哄她:“栀意,没事的,这不是你的问题,我也放下了。”

    她点点头,护短道:“以后我不会再让人这么说你了。”

    他淡笑,“好。”

    两人漫步着,雨滴落下,摇曳在朦胧的夜幕间,柔柔的路灯灯光洒下,地面上一滩滩水泽泛着金光,光影柔和。

    走过一栋栋别墅,少女仰眸看他,笑:“那你现在不紧张了吧?我爸妈没有很恐怖吧?”

    裴忱嗯了声,“叔叔阿姨人很好。”

    难怪梁栀意出身豪门从不骄纵,性子也温暖可爱,因为梁天明和仲心柔作为父母,从小给了她正确的教育。

    “改天我也去看看裴叔叔吧,好久都没看他了。”

    “好,他也经常问起你。”

    “叔叔很喜欢我吗?”

    裴忱垂眼,视线落在她脸上,嗓音低沉:“你觉得谁会不喜欢你?”

    她听出他话中之意,压下唇角,心间发甜。

    “对了,我过几天要去W省一下,那边的高中同学说要举办谢师宴,我想回去。”

    “好。”

    少女轻哼着歌,裴忱默然

    几秒,终于开口:“栀意……我想问你件事。”

    “嗯?”

    他抿了抿唇,“我听桐洲说,你们学校有个有个叫‘贺鸣’的男生一直在追你?”

    梁栀意愣了下,一下子明白他的意思,眉梢微弯,故作平静地点点头:“对啊,他确实在追我。”

    裴忱眉峰微蹙,心底发堵,酸得厉害,忍不住问:“那你、那你对他是什么想法?”

    她说考验他,是不是连同那个贺鸣也一起考验了?

    少女目视前方,慢慢走着,狡黠一笑:

    “他之前和我告白了,我当时在想,反正你也不愿意喜欢我,我说不定能和他试试看呢……”

    他忽而怔住。

    她悠悠然叹了声气:“过几天他好像要来霖城玩了,到时候他要是跟我再次告白,我是不是得考虑下……”

    她话音未落,手腕就被攥住,身子往后一拉。

    裴忱把她拉进怀中,俯下身,旋即她红唇落下一道温热的触感。

    一时间,气息暧昧缠绵,空气仿佛静止。

    雨滴滴答答落在雨伞上,光晕璀璨。

    快如骤然加速的心跳。

    周围一切都静了下来,少女脑中突然空白。

    几秒后,他的呼吸慢慢抽离,裴忱对上她浸在水雾中的眼,黑眸炽烈翻滚,嗓音喑哑,隐忍而克制:

    “不许答应他。” 记住本站网址,Www.exxookxt.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exxookxt.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